登录 注册

雅昌艺术论坛

广告图片
楼主: 洪宪通宝

(原创)藏书传奇小说:阳谋

[复制链接]

86

主题

1万

积分

顶级专家

Rank: 5Rank: 5

在线时间
4623 小时
威望
6448
注册时间
2004-10-27
积分
11070
好友
12
帖子
6094
UID
10028
发表于 2009-2-4 08:39 |显示全部楼层
    沈白石道:“饭嘛总是要吃的。这样吧,吃过饭,兄弟合计合计,一准给邵兄一个答复。邵兄请稍坐,兄弟去安排一下。”
    沈白石走出客厅,来到自己书房,吩咐管家沈福,要他到各码头打听方圆几百里内尤其是是浙东一带有哪家藏书富户出了事。乌湖是四通八达的地方,处于太湖之滨,地势平坦,土质肥沃,盛产稻米蚕丝,又以产文房四宝之一的湖笔著名,故水路陆路均极发达。来往客商多,这消息也就灵通,各种各样的版本都有,真的假的,谁也不知道,但谁也都知道。沈白石给沈福的要求是,暗地打听,不要走漏了风声,没的弄得自己吃不了,反倒让别人抢了先。沈福答应了一声,匆匆安排去了。
    沈白石走回客厅,见邵伯谦神态闲定品着茶,但旁边的一把水壶已去了大半,心想邵伯谦这平平静静的面态多半是装出来的。刚请邵伯谦入席,只见儿子与一年轻人进来,微笑着对邵伯谦介绍:“邵兄,这是犬子琦一,与他的同学刚从北平回来。”招呼儿子沈琦一:“见过邵叔。”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TOP↑

86

主题

1万

积分

顶级专家

Rank: 5Rank: 5

在线时间
4623 小时
威望
6448
注册时间
2004-10-27
积分
11070
好友
12
帖子
6094
UID
10028
发表于 2009-2-4 08:40 |显示全部楼层


    沈琦一生得高高大大的,一点也不像老爹沈白石精瘦干瘪,穿了一件中山单装,白白净净,说:“邵叔好。”跟在沈琦一身后同他年纪差不多的年轻人,修长挺立,白衬衣映得脸有些微黑。沈白石刚要介绍,倒是他先惊喜地招呼起来:“这不是邵叔么?”
    邵伯谦有些奇怪,听沈白石刚才说这是他儿子的同学,而自己已有十年没来乌湖,若非沈白石介绍,他儿子沈琦一也早就认不出来了,这年轻人何以能认识自己?仔细一看,也是大为惊奇:“宗白,是你!”
    年轻人脸上露出笑容,回答道:“学校放假,我与琦一同道,先在他家玩几天,再回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TOP↑

86

主题

1万

积分

顶级专家

Rank: 5Rank: 5

在线时间
4623 小时
威望
6448
注册时间
2004-10-27
积分
11070
好友
12
帖子
6094
UID
10028
发表于 2009-2-4 08:41 |显示全部楼层


    邵伯谦微笑道:“好好,年轻人在外面多走走有好处。”在望阳,有两个孙氏大族,同宗不同房,一个就是这年轻人所在的山南孙氏,历世官宦,代代达人辈出,有清一代,曾出过一个巡抚、三个知府,举人秀才指不胜屈;还有一家是司前孙氏,无权有财,代代商人,个个发财,自己这样的家庭,放在他们那儿,也只能是稍逊一筹,最多是平起平坐。前几年,有意与山南孙氏联姻,曾想把女儿许配给眼前这个年轻人孙宗白,只是现在的年轻人搞什么婚姻自由,加上孙宗白远在北平念书,所以这联姻之事,最后也不了了之,没有下文。
    沈白石呵呵笑道:“真是巧,宗白与琦一刚来二天,邵兄也赶来看老朽,缘份。来来来,一起坐,陪你们邵叔喝两盅。”
    两人坐下,沈白石举起酒盅敬了邵伯谦一盅,孙宗白与沈琦一各陪了一盅,就放下酒盅不喝了,吃了点饭,向邵、沈两人告退,先行去了。因两人还想要到宜兴游玩,孙宗白一时半会也不回家,就要邵伯谦给他的父母带个口信,邵伯谦满口答应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TOP↑

86

主题

1万

积分

顶级专家

Rank: 5Rank: 5

在线时间
4623 小时
威望
6448
注册时间
2004-10-27
积分
11070
好友
12
帖子
6094
UID
10028
发表于 2009-2-4 08:42 |显示全部楼层


    等两人一走,沈白石又敬了邵伯谦一盅,说道:“邵兄,这七万五千块大洋,对兄弟来说,实是一笔天大的资金,侬看这样行不行,给我一个时辰的时间,兄弟好好盘算盘算,看能不能在明天筹到这笔钱。”到此地步,邵伯谦也是无法,只得说:“那就请崖翁抓紧,一个时辰后兄弟等你回话”。酒毕,沈白石吩咐下人上茶,要邵伯谦稍事休息,自己去安排了。
    邵伯谦自从昨天下午起一直奔波在路上,也是真累了,耐下性子来等着。本来午睡是必修课,现在却了无睡意。眼看日头过午,沈白石还不来,站起来来来回回走了好几回,下人也添了好几次茶。听窗外知了喳喳,这邵伯谦的心头,七上八下,不知自己这一遭,是来对还是来错了。如果沈白石筹不到这笔钱,自己再找别人也是来不及了。正在忐忑不安,心神不定,门外脚步声响起,沈白石满头大汗走了进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TOP↑

86

主题

1万

积分

顶级专家

Rank: 5Rank: 5

在线时间
4623 小时
威望
6448
注册时间
2004-10-27
积分
11070
好友
12
帖子
6094
UID
10028
发表于 2009-2-4 08:42 |显示全部楼层


    见沈白石来了,尽管邵伯谦心头栗六,但脸上还是没露声色。沈白石打开折扇使劲摇了几下:“总算打罗得差不多了,明天上午一定把这钱凑齐。邵兄,那下一步咱们怎么走?”
    邵伯谦在心头叫了声“谢天谢地”,大喜道:“既然如此,兄弟先回,明天中午午时在杭州东山码头与崖翁会合。现在这就给你签个契约。”站起来,拿起旁边的毛笔,舔了舔墨水,就要写合约。
    沈白石拦住了他,说:“这又何必,兄弟完全信得过邵兄。”
    但邵伯谦还是写了一份,自己画上押,递给沈白石过目后,一抱拳:“兄弟先走一步。”匆匆离开,这边的银子是有了,而杭州那边,要儿子办的事也不知怎么样了,得赶紧过去打理。他在沈白石的地方,说了一人一半,各出七万五千大洋,已经接近袁家要的数目,但万一沈白石到时凑不足这个数,自己也得多准备一些,有备无患总是不会错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TOP↑

86

主题

1万

积分

顶级专家

Rank: 5Rank: 5

在线时间
4623 小时
威望
6448
注册时间
2004-10-27
积分
11070
好友
12
帖子
6094
UID
10028
发表于 2009-2-4 08:42 |显示全部楼层


    船工早已休息足了,只待老爷回来,这一开船,两船工是摇得飞快,不过两个时辰,已到杭州。邵伯谦一上船,就飞一般向自家在杭城的生意铺“百色染坊”赶去。
    在染坊主事的是邵伯谦的大儿子邵子文,三十刚出头,精明强干,自从接手这个铺子后,也就四、五年时间,引进日本技术,聘请经验丰富的技工,生意越来越红火,把原来仅七间的作坊,弄到了杭城也算数得着的大染坊。听了计无渊带来的老头子的吩咐,知道这事避是避不开的,惹得老头子发怒,吃不了更得兜着走。但他生平就见不得古书,反倒对新技术是出奇的喜欢,心想老头子头脑一热,要卖铺子换旧书,到时再要在杭城重新开张,可就没这么容易了。老爷子的话又不敢不听,卖是不能卖的,就算想卖,又到哪找这现成的买主去?盘算来盘算去,看看能不能先把铺子抵押出去,换笔钱回来,也好在老爷子面前有个交待,等到时想法子要老爷子把不是太喜爱的书卖掉部分,再把抵押的钱还上,自己还能操这行业。所以找了家熟识的当铺,谈妥了价钿,就等老爷子一到提钱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TOP↑

86

主题

1万

积分

顶级专家

Rank: 5Rank: 5

在线时间
4623 小时
威望
6448
注册时间
2004-10-27
积分
11070
好友
12
帖子
6094
UID
10028
发表于 2009-2-4 08:43 |显示全部楼层



    邵伯谦听了儿子的安排,心想还是儿子做得对,事既已安排妥当,顿感身心皆疲,昏睡了一宿,到第二天日上三竿才起来,要邵子文去当铺提了钱,安排人到东山码头侍候乌湖的来人。
    吃过中饭,邵伯谦拿了钱票,带了儿子和计无渊,自到码头,等沈白石的到来。这一等,从午时等起一直等到下午二点多,沈白石的船才到,比原说好的晚了两个多小时,把邵伯谦等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无名火起,团团乱转。沈白石还是一副笑嘻嘻的面孔,见到邵伯谦是连连告罪。原来是他先前说好的一家钱庄出了点问题,只好换了另一家钱庄,这一拖,就晚了,说着把七万五千块大洋的银票给了邵伯谦。邵伯谦也不好多说什么,写了一张收条,要儿子把沈白石接到铺子,说好明天一早在杭州看书,自己带着计无渊开船直奔绍兴。尽管沈白石来迟了些,但毕竟此时天色尚早,在日落之前赶到绍兴已无任何问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TOP↑

86

主题

1万

积分

顶级专家

Rank: 5Rank: 5

在线时间
4623 小时
威望
6448
注册时间
2004-10-27
积分
11070
好友
12
帖子
6094
UID
10028
发表于 2009-2-4 08:43 |显示全部楼层


    邵伯谦在船仓中伸了个懒腰,美美地躺了下来,只要船一到绍兴,这么多的好书大部分就是自个儿的了,到那时,自己的“宝芝楼”可就名扬书林,谁也不敢小瞧喽,往后青史还不得留个千古美名?邵伯谦喝着船里自备的凉茶,在船中惬想,突然之间,“荷哈哈哈”地狂笑了起来,像煞了戏文里白脸枭雄曹孟德,只可惜自家的船太小,无法“嗒嗒嗒嗒”地跑上一圈,更可惜计无渊不会凑趣,问上一句:“老爷为何发笑?”只有两正尽力摇船的船工,实在不明白老爷为何笑得如此开心,但老爷的幸福就是做下人的幸福,两船工相互看了一眼,心底里也跟着附和了几下笑声。
    邵伯谦的笑声尚在绕船三圈而未绝之际,只听船外传来嘈杂的声音,不一会,自家的船停了下来,不动了。邵伯谦有些意外,朝外就问:“怎么回事?”舱外船工答道:“不知道,好多的船,堵上了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TOP↑

86

主题

1万

积分

顶级专家

Rank: 5Rank: 5

在线时间
4623 小时
威望
6448
注册时间
2004-10-27
积分
11070
好友
12
帖子
6094
UID
10028
发表于 2009-2-4 08:44 |显示全部楼层


    邵伯谦一惊:“堵上了?”要搁在平时,这船堵个十天半月的也不当一回事,可今儿不行,这不是事急嘛?爬起来探出头,问:“这到哪儿了?”船工回答道:“才到萧山。”邵伯谦急道:“你快去看看是咋回事。”
    船工应了一声。这时候,船都挨次排着,跳上别人家的船,越过两、三艘就到了岸上,从岸上看过去,这船也不是几艘,都拢成块了,怕不有百几十只挤在一起,人都叽叽喳喳的在说着什么。这是民国年间,汽车还不是太多,南方又不行马,都靠船代步,什么装东西的、走长途的,除了脚走,几乎没有不靠船的。偏偏堵船的地方,又是河道最窄之处。
    船工打听明白了,马上赶过来向邵伯谦报告:“老爷,是前面的一只运房基石的船碰着了一艘石灰船,石灰一进水,就乱了,一下子沉了底,那只装石头的船沿与石灰船的船沿靠在一起,吃水大,也带下去了,二条船一沉,大伙儿的船都没法走了。这打捞的工夫,怕没半天是不行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TOP↑

86

主题

1万

积分

顶级专家

Rank: 5Rank: 5

在线时间
4623 小时
威望
6448
注册时间
2004-10-27
积分
11070
好友
12
帖子
6094
UID
10028
发表于 2009-2-4 08:44 |显示全部楼层

    邵伯谦的脸都白了,急得直搓手,连说:“这可怎么办?”船工也没办法,道:“这走陆路吧,到绍兴怕还不到明天早上。”
    计无渊想了想,安慰道:“老爷,我看,咱们赶到上游,再雇船走”。邵伯谦略一思索:“也只有这样了。”与计无渊离了船上岸,这荒郊野地的,也就一条走纤夫的小路,庄稼与草木挤在一起,又高低不平,一般人都不好走动,邵伯谦与计无渊两人这时也顾不得许多,拖泥带水,一步步挨过去,费了好大的劲儿,赶到上游,好说歹说,费尽口舌,总算雇到了一条空船,是卖完了柴要赶回家去的,但这船可不是邵家的小船,吃水大,想快也是快不了。可怜邵伯谦是没办法了,病急乱投医,要计无渊跟船家谈好价钿,上船走路,这时天色也已近黄昏,一抹斜阳挂在天边,红彤彤的,换在平时,邵伯谦说不定还会诗兴大发,高吟一首,现在只有拼命诅咒太阳落得太快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TOP↑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Archiver|雅昌艺术网 ( 粤B2-20030053 )

GMT++8, 2017-7-28 14:51 , Processed in 0.135882 second(s), Total 13, Slave 11 queries , Memcache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