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雅昌艺术论坛

广告图片
查看: 6354|回复: 17

鹳鱼石斧图

[复制链接]

40

主题

460

积分

初级入门

Rank: 2

在线时间
126 小时
威望
334
注册时间
2008-7-30
积分
460
好友
0
帖子
287
UID
127686
发表于 2010-8-7 21:48 |显示全部楼层
拂去尘埃再现五千年前“鹳鱼石斧图”的真面目

   “鹳鱼石斧图”出土已经三十多年 ,为各方专家研究中国传统绘画艺术的发展及原始社会性质的研究,提供了重要依据。遗憾的是,过去有些学者和艺术家研究这幅陶画时,引用的不是出土的文物而是复制品,与出土实物相对照,陶缸之器形、鹳鸟之神态,烧造之色调,均已失去了原始时期那种古朴而厚重的神韵。
    1978年10月,笔者同临汝县文化馆馆长张久一先生,前往阎村调查新石器时代文化遗址时,发现当地农民在不到30平方米的范围的菜地里,挖出了11座以红陶缸作为葬具的瓮棺葬。出土时陶缸均已破损,经粘补复原后,发现其中一件,高47厘米,口径32.7厘米的红陶缸,腹部画有捆绑在木棒上的石斧和鹳鸟叼鱼的彩画。石斧上的孔眼、木把上的符号和紧缠的绳子,都被真实地用黑色线条勾勒出来;鹳鸟,圆眸、长喙、体形椭圆,两腿直立,嘴上叼着一条大鱼,面对石斧,显得生动健美。画面高37厘米,宽44厘米,约占陶缸面积的二分之一。因画面上的水鸟与我们常见鹳鸟相似,所以在
    1978年出土的陶缸                  1982年复原后的陶缸

    发掘报告中被命名为“鹳鱼石斧图”。调查报告(执笔汤文兴) 于1981年在《中原文物》第1期发表后,曾引起学术界各方专家的重视。这是迄今我国发现最早、最大的一幅陶画。“鹳鱼石斧图”的发现,展示出中华民族的高度文明,反映了人类绘画萌芽时期的艺术风格,呈现出华夏文化的光辉,体现了中国史前陶画艺术创作的最高成就。2003年被国务院列为国家级珍宝,现存中国历史博物馆。
    “鹳鱼石斧图”的绘画艺术,标志着中国史前绘画艺术由纹饰图案向物象绘画的发展,拉开了中国传统绘画的序幕。半个多世纪以来,在西安半坡、甘肃马家窑、陕西临潼姜寨等地,出土了大量彩陶,纵观其图形有动物、人面、鱼、鹿、双鱼纹、几何图形等。从彩陶纹饰上来看,仍属于在不同器形上美化陶器的装饰性图案。但是,绘画却不受器物形状的限制,而且具有明确的主题反映。原始社会时期的绘画,不仅仅是装饰陶器、表现自然现象的作用,也将其社会形态、思想意识等深层次的内容于以透视,反映出某种真实的生活形象,与优美的构图有机地柔和在一起。《鹳鱼石斧图》就是艺术家对当时农耕和鱼猎经济的真实写照。这幅陶画没有背景,只有一鸟一鱼一石斧,可是一看就会把人带进五千年前的生活中去,这就是意境力量的所在。鹳和鱼没有明显的时代区别,而捆绑在棍棒上的石斧,就好像画家落款的年号一样,透视出原始社会人们生活和生产的情境,准确地标志出了那个时代的符号,使人联想到在那苍茫的原野上,原始人群拿着石斧在紧张地耕作;在清清的小河边,站立着一群点点白鹳,突然一只老鹳叼起了一条大鱼,鱼儿还在无力地摆动着尾巴。这一生动的镜头被富有感情的画家,挥笔画了出来,给后人留下了永久的记忆,这就是“鹳鱼石斧图”陶画的主题思想。我们之所以把“鹳鱼石斧图”说是中国最早的陶画而不称为图案,其含意也正是如此,因为这幅陶画已经具备了中国画最基本的要求。
心有妄思,足有妄走,人有妄交,物有妄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TOP↑

40

主题

460

积分

初级入门

Rank: 2

在线时间
126 小时
威望
334
注册时间
2008-7-30
积分
460
好友
0
帖子
287
UID
127686
发表于 2010-8-7 21:49 |显示全部楼层
汝州阎村出土的彩陶缸
鹳鱼石斧图
  汝州阎村彩陶缸
  
  阎村遗址位于汝州市纸坊乡以北,阎村以东,黄涧河西岸的台地上。这里出土有一批彩陶,主要有白衣红褐色和红底彩陶两种。
彩陶图案有方格纹、圆点纹、弧形三角纹以及弯曲的涡纹等,主要器型有陶缸、尖底瓶、红陶、盆等。该遗址发现有11座瓮棺葬,其中有一个陶缸瓮棺引人注目。这件彩陶缸,在腹部一侧绘有一幅高37厘米、宽44厘米的彩色画面——“鹳鱼石斧图”,用深浅不同的棕色和白色,绘出一只鹳鸟口衔一条大鱼,其旁立着一件带柄石斧。画面显得十分明快。
  
  这是一幅原始社会生活画,也有专家认为这有可能是一幅古老氏族图腾图案。对阎村遗址出土彩画进行过研究的文章很多,认识也不一致。首先,对彩画中的鸟是鹳还是鹭,鸟和石斧哪一个是当时人们崇拜的图腾的认识就有两种说法。
  
  认为是“鹳鱼石斧图”的学者认为:鹳,鸟名,羽毛灰白色,嘴尖且长。这个图中的鹳,身躯健美,双腿直立,好像用力后仰,以保持平衡。鱼儿被叼出水面,无力摆脱困境,只好直挺挺地垂着。斧子竖立,被牢固地捆绑在木棒上。为了使用方便,手柄处又用绳索紧紧地缠着,以免挥动时脱手。石斧的孔眼、柄上还有一符号,这一切都被画家真实地描绘下来。另外,该画使用了夸张的手法,把鸟本来很小的眼睛画得特别大,占了整个头部的一大半,看起来炯炯有神。可以想象到鹳是多么全神贯注地捕捉食物。画的主题明确,只有一鸟、一鱼、一石斧,可是一看见就会把人们带进五千年前的生活中去。鹳和鱼虽然没有时代区别,而石斧就好像画家落款的年号一样,它准确地标志着新石器时代的记号。看到石斧,马上就会联想到遥远的原始社会。
  
  另一种观点认为:这是“鹭鱼石斧图”,反映的是尧的长子丹朱所崇拜的图腾。画中的内容是反映临汝这个地方的原始社会氏族所崇拜的图腾徽号。
  
  总之,这幅画是我国新石器时代考古中发现画面最大、内容最丰富、技法最精湛的彩陶画。它的发现也为我国美术史增添了光辉的一页,同时更为研究原始社会的生活提供了不可多得的资料。
心有妄思,足有妄走,人有妄交,物有妄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TOP↑

40

主题

460

积分

初级入门

Rank: 2

在线时间
126 小时
威望
334
注册时间
2008-7-30
积分
460
好友
0
帖子
287
UID
127686
发表于 2010-8-7 21:52 |显示全部楼层
汝州鹳鱼石斧图历史背景河南汝州阎村仰韶文化遗址出土陶器中有一件夹砂红陶缸,器表绘有一只白鹳衔着一尾鲢鱼,旁边竖立一柄石斧,斧柄上画有一个“×”形符号,此即考古界所称“鹳鱼石斧图”。

阎村这种陶缸常被作为瓮棺葬的葬具,严文明先生认为画有"鹳鱼石斧图"的陶缸应是某个部落酋长的瓮棺。

他对“鹳鱼石斧图”作了如此解释:

在酋长的瓮棺上画一只白鹳衔一尾鱼,决不单是为了好看,也不是为着给酋长在天国玩赏。

这两种动物应该都是氏族的图腾,白鹳是死者本人所属氏族的图腾,也是所属部落联盟中许多有相同名号的兄弟氏族的图腾,鲢鱼则是敌对联盟中支配氏族的图腾。

这位酋长生前必定是英武、善战的,他曾高举那作为权力标志的大石斧,率领白鹳氏族和本联盟的人民,同鲢鱼氏族进行殊死的战斗,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

在他去世之后,为了纪念他的功勋,专门给他烧制了一个最大最好的陶缸,并且打破不在瓮棺上作画的惯例,用画笔把他的业绩记录在上面。

当时的画师极尽渲染之能事,把画幅设计得尽可能地大,选用了最强的对比颜色。

他把白鹳画得雄壮有力,气势高昂,用来歌颂本族人民的胜利;他把鲢鱼画得奄奄一息,俯首就擒,用来形容敌方的惨败。

为了强调这场战斗的组织者和领导者的作用,他加强描绘了最能代表其身份和权威的大石斧,从而给我们留下了这样一幅具有历史意义的图画。

如果我们把它放在整个仰韶文化这个大环境和背景中去看,严先生这种理解很接近“鹳鱼石斧图”的本义。

仰韶文化半坡类型流行鱼纹、庙底沟类型流行鸟纹,二者基本上互不交叉。

在仰韶文化前期偏晚阶段,少数器物将鱼纹、鸟纹绘在一起,如陕西武功游凤、宝鸡北首岭、临潼姜寨二期出土的彩陶中,曾发现几幅绘有鱼、鸟纹的图案。

武功游凤出土的细颈瓶,上面画着一条大鱼,张开大口将一只小鸟吞入腹中,颇不合情理;宝鸡北首岭中期有一件红陶细颈瓶,上面画一只水鸟啄住一条鱼鳅的尾巴,鱼鳅形体较大,二者似乎势均力敌,只是水鸟表现为主动,鱼鳅表现为一种被动的模样;姜寨二期出土的葫芦瓶上,器耳之间的正反两面均绘一幅圆形二等分的鱼鸟共存图。

其中左半部都是一对合体鱼纹,右半部则是一个鸟头;姜寨葫芦瓶上,两个器耳的上下部位绘有写实性和抽象性的鱼纹,器身之间正反两面皆绘鸟纹、人面鸟纹,鸟纹在下,人面鸟纹在上。

后两幅均绘在葫芦瓶上,突出的主题是鱼鸟相融,极为形象地注解了远古时代鱼鸟相战相和的复杂关系。

由于仰韶文化时期,鱼纹主要流行于半坡类型,以关中地区最为常见。 鸟纹主要流行于庙底沟类型,以豫西地区最为常见。

因此,这几幅不同寻常的鱼鸟彩陶实际上还隐含着仰韶文化当中以鱼为图腾和以鸟为图腾的两支社会集团之间的多变关系。

武功所出细颈瓶的年代当为史家类型早期,北首岭所出细颈瓶约为史家类型早期偏晚阶段,姜寨所出两件葫芦瓶当为史家类型晚期的最后一个阶段。

在史家类型早期,渭河流域仰韶文化当中的“鱼”集团与豫西地区仰韶中的“鸟”集团东西对峙,双方相互交战,但一时间又难分高下。

为了鼓舞士气,双方的画师都把自我形象渲染得勇猛强大,而把对手描绘得渺小可怜。

如武功游凤所出彩陶图,绘者置客观性、可能性于不顾,竟画出鱼吞鸟这一有悖常理的画面……与此相反,出土于豫西地区的鹳鱼石斧图,画师把白鹳画得雄壮有力,气势高昂,用来歌颂本族人民的胜利,他把鲢鱼画得奄奄一息,俯首就擒,用来形容对方的惨败。

这两幅彩陶图两相对照,可见豫西地区所出彩陶图竭力张扬鸟强鱼弱的主题已经到了史家类型早期偏晚阶段,或许“鸟”集团已在交战中占了上风,它已深入“鱼”集团腹地并发起进攻,由于“鱼”集团此时实力尚存,完全有力量抵御入侵者,北首岭所出鱼鸟彩陶图才描绘成鱼鸟相战、难分伯仲的画面。
3.jpg
心有妄思,足有妄走,人有妄交,物有妄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TOP↑

44

主题

5794

积分

禁止发言

在线时间
1495 小时
威望
4303
注册时间
2008-4-2
积分
5794
好友
154
帖子
3859
UID
109709
发表于 2010-8-7 21:56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喜欢一切美的、真实的东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TOP↑

40

主题

460

积分

初级入门

Rank: 2

在线时间
126 小时
威望
334
注册时间
2008-7-30
积分
460
好友
0
帖子
287
UID
127686
发表于 2010-8-7 21:57 |显示全部楼层
姜寨所出葫芦瓶上的两幅彩陶图,年代当为史家类型晚期的最末段,与鸟啄鱼尾图之间存在百年左右的差距。此时“鸟”集团或已占领了“鱼”集团的地盘,并与之融为一体。 于是不仅着画的器物已换成葫芦瓶,更重要的是画面内容发生了质的变化。 鱼与鸟不再是互相攻打的宿敌,而是密不可分的一家人了。

看来,最迟至史家类型晚期末段开始,仰韶文化中“鱼”集团和“鸟”集团已融合为一体。

这一结论与我们所论"炎黄大战"十分吻合。 只需将“鱼”集团换成炎帝族、“鸟”集团换成黄帝族即仰韶文化的半坡类型与庙底沟类型。

根据彩陶图案得出的认识也就是我们所论“炎黄大战”的历程在半坡类型早期,炎、黄联合擒杀蚩尤,导致后来产生华阴横阵、华县元君庙遗址的多人二次葬,同时半坡人有一支逃到濮阳西水坡,有一次远徙西亚影响了哈拉夫文化。

据研究,史家类型的年代约距今6140--5935年。

因此所谓"鱼鸟相战"很可能发生在距今6200--6100年之际,即炎、黄两族大约有300来年的合作与和平共处时间,之后又发生矛盾和战争。

在史家类型晚期的最末段,黄帝早已战胜炎帝,谓水流域基本进入和平时期,姜寨二期和渭南史家多人二次葬墓地大约产生在距今6100--5950年间。

但史家墓地的构造和设计显然反映了炎帝族有人不甘失败和屈服的意愿。

令人惊奇的是,就在阎村西北方不远处的洪山庙,发现一处同时期的多人二次葬,而且是迄今为止仰韶文化中期发现规模最大的一处二次葬,也是我国目前所见最大的一处瓮棺丛葬墓。

据介绍,洪山庙墓地已发现136具瓮棺,它们被分为13排,每排有10来具瓮棺,瓮棺内的人骨都是二次检骨葬。

不仅如此,洪山庙墓地这些瓮棺葬全部集中在一个长方形大坑里,大坑又套小坑,这种葬式与半坡类型华阴横阵墓地惊人地相似横阵墓地共有土坑墓24座,瓮棺葬5座,其中有三个特殊的大集体埋葬坑,每坑再套掘3、5、7个小坑,每小坑葬3-12具人骨,计人骨92具。

关于洪山庙、阎村仰韶文化遗存,有的学者将其视为庙底沟类型,有的视为大河村类型中期,或者直接称为阎村类型。

按我们的思路,庙底沟类型是黄帝文化、大河村类型中期是颛顼文化,颛顼为黄帝之后,故二者并不矛盾。

洪山庙遗迹方面最具代表性的是成人二次瓮棺葬,而姜寨遗址内曾发掘出29座成人二次瓮棺葬,且二者在瓮棺的放法上、人骨的摆放位置等完全一致,都是竖直平放,头骨居中,四肢骨竖于周边。 陶器特征方面,洪水庙出土的大口缸与姜寨的不少大口瓮或缸的形体十分接近。另外,它们都有小口尖底瓶、盆、钵等器形。 在陶器外表的装饰上,洪水庙的缸、盖口沿上多装有鸟喙状小扳,而姜寨出土的多数带盖罐上都饰有与之完全一致的扳。 彩陶方面相似的则更多,如大都是用黑彩绘出图案,都有弧线纹、三角纹、宽带纹、鸟纹等。

根据洪山庙仰韶文化遗存的特征判断,它应该与炎帝文化渭水流域的半坡类型有关,而阎村出土的鹳鱼石斧图,按前述解释它反映的是鸟集团战胜鱼集团这一主题,因此笔者推断,洪山庙的多人二次葬很可能与阎村、与鹳鱼石斧图有关,值得深入研究。

如果没有神话传说,史前考古只是挖出一个陌生世界。 如果没有史前考古,神话传说永远都是那么荒诞不经。
W0_调整大小.jpg
心有妄思,足有妄走,人有妄交,物有妄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TOP↑

40

主题

460

积分

初级入门

Rank: 2

在线时间
126 小时
威望
334
注册时间
2008-7-30
积分
460
好友
0
帖子
287
UID
127686
发表于 2010-8-7 22:0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二公里 于 2010-8-7 22:01 编辑

7楼
东西就出在我家门口。70年代放在打麦场无人问津。后一老农拿回家装盐巴。。。。文物部门收缴时还给了三块钱,作为奖励。至今遗址范围土台断层处还夹杂好多陶片。。。打碎的陶器有多少你们知道吗?好多罐子里有人头骨。。当时大家还奇怪。罐口那么小人头是怎么塞进去的。。打烂好多呢可惜啊。。。。。。。喜欢爱好收藏的朋友欢迎交流
122745464.jpg
心有妄思,足有妄走,人有妄交,物有妄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TOP↑

40

主题

460

积分

初级入门

Rank: 2

在线时间
126 小时
威望
334
注册时间
2008-7-30
积分
460
好友
0
帖子
287
UID
127686
发表于 2010-8-7 22:10 |显示全部楼层
鹳鱼石斧图:“最早国画”藏谜待解

5.jpg


目前陈列于汝州博物馆的鹳鱼石斧图陶缸是仿制品。禹舸摄
    关于鹳鱼石斧图,百度百科这样描述:它是中国发现最早的绘画作品之一,以其宏伟的气势体现中国新石器时代美术创作上的最高成就;仰韶文化中的彩陶画是中国史前绘画艺术的杰出代表,鹳鱼石斧图是仰韶文化的杰出代表作……
    在鹳鱼石斧图被发现的30余年时间里,专家、学者关注有加,诸如“中国最早的彩陶画”、“中国最早的国画”、“中国画的开山鼻祖”等一个个显耀的光环,皆叠加于一身。
    鹳鱼石斧图实际上是鹳鱼石斧图彩陶缸上的一个画面,1978年在临汝县(今汝州市)境内的阎村附近发现。经测定,鹳鱼石斧图彩陶缸距今已有6000年历史,是国务院确定的全国64件不可出国展览的文物之一。
    埋藏在地下已6000年的鹳鱼石斧图陶缸是如何被世人发现的,背后又有着怎样的传奇故事?

谁发现了鹳鱼石斧图?
    今年5月15日上午,在汝州市文物局有关人士及长期研究鹳鱼石斧图的汝州民间考古人士尚自昌的带领下,记者一行前往鹳鱼石斧图彩陶缸发现地———汝州市纸坊乡阎村东的阎村遗址。
    “阎村遗址就在村东边的黄涧河边上”。到达阎村后,该村村民、文物保护员翟转运边说边带领我们前往阎村遗址。几分钟路程走到黄涧河边上的阎村遗址时,放眼四望,这里全部是连片的麦田,绿意盎然。由于上游修建的安沟水库常年不放水,原来的黄涧河已变成了一条枯水沟,十多米宽的河底野草丛生。
    谈及如何发现鹳鱼石斧图彩陶缸时,今年59岁的翟转运说,他当年并没有看到过带有图案的彩陶缸,也不知道是谁最早发现的。但他很清楚地记得,1975年阎村及附近十多个村几百名村民在黄涧河边平整土地时,发现了大量的古代陶缸。可惜的是,由于这些陶缸里装的都是人的尸骨,大家觉得晦气,大都将之砸碎了。
    这些陶缸中有没有带图案的呢?阎村65岁的王松乾仔细回忆后明确回答,“没有看见过有图案的”。他告诉记者,他是1975年组织平整土地时的负责人之一,知道人们砸了很多从地下挖出的陶缸,但陶缸表面都没有图案。
    很多资料上注明鹳鱼石斧图彩陶缸在1978年被发现,为何阎村村民记忆中是1975年就发现大批陶缸呢?
    今年58岁的汝州市文物局资深考古工作者杨小栓给出了答案。他说,在1975年时阎村一带确实发现了不少埋藏在地下的陶缸,但鹳鱼石斧图彩陶缸是1978年这一带的村民在种桐树时发现的。随后,当时的纸坊公社文化站站长将已经破碎的鹳鱼石斧图彩陶缸交给了他。
    杨小栓说,那个文化站站长叫建安,但姓啥他现在也记不起来了,“当时他用一个塑料袋装着,里面是一堆红陶片”。具体发现地点是在阎村遗址北边一个叫青年渠的地方发现的。
    那些破碎的红陶片,杨小栓看过后“感觉不错”,但他将碎片全部粘好恢复器物原形时,陶缸上的图案令他深感震撼,“西安半坡出土的彩陶没有这类东西,这应该是很有价值的”。
    鹳鱼石斧图的难解之谜
    以后的事实证明杨小栓当时的判断是正确的。1979年春节时,在郑州工作的汝州籍画家张绍文回汝州时看到了这个陶缸,深以为奇,回郑州后他在一家刊物上发表了关于该陶缸精美图案的文章。省文物研究所了解到该陶缸后开始进行实地调查,并将该陶缸调到省里,给当时的洛阳地区及汝州文物部门送来了两个复制品。没过两年,国家有关部门又将该陶缸调走。
    杨小栓强调,很多资料上显示,1978年村民挖出了11个彩陶缸,而他了解的情况是当时“就挖出来这一个,且这一个有图案”。杨小栓的说法与阎村村民反映的1975年挖出的大量没有图案的陶缸情况相符。
    鹳鱼石斧图在被发现后的30余年里,引来国内众多专家、学者的广泛关注。
    其中国家博物馆的刘钧2009年4月在广州日报上发表题为《彩陶缸鹳鱼石斧图或是最早国画》的文章。称鹳鱼石斧图画面真实生动、色彩和谐、古朴优美,极富意境,是迄今我国发现最早、面积最大的一幅陶画。为表现鹳的轻柔白羽,原始画师把鹳身整个涂抹成白色,犹如后代中国画的“没骨”画法;石斧和鱼的外形则采用“勾线”画法,用简练、流畅的粗线条勾勒出轮廓;斧、鱼身中填充色彩,犹如后代中国画的“填色”画法。由于这幅画具备了中国画的一些基本画法,因此有的学者认为它是国画的雏形。
    而对于鹳鱼石斧图上表现的鹳、鱼、斧形象的释读,多年来也颇具争议。有人认为鸟形是鹭不是鹳,也有人认为斧是表现权力的石钺;有人认为全图是当时农耕渔猎生活的真实写照,也有人结合考古学文化、古代神话传说以及商周青铜铭文进行考察,认为该图表现了当时仰韶文化中以鸟为图腾的部落和以鱼为图腾的部落的生死战争,进一步认为这就是传说中黄帝与炎帝之战的史实,而石斧则是黄帝部落联盟中所有部落共有的族徽和统一的标志。
    刘钧称,不管鹳鱼石斧图的真实含义究竟如何,它都展示出了中华民族的高度文明,反映了人类绘画萌芽时期的艺术风格,呈现出华夏文化的光辉,体现了中国史前陶画艺术创作的最高成就。
    杨小栓、尚自昌等人认为,鹳鱼石斧图就像一个难解之谜,真正的含义有待更多的专家、学者去考证,也有待更新的考古发掘去证明,但它珍贵的文物价值正日渐显露出来,它的神秘历史也终将会展现在世人面前。

(本报记者王蠢生)
心有妄思,足有妄走,人有妄交,物有妄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TOP↑

40

主题

460

积分

初级入门

Rank: 2

在线时间
126 小时
威望
334
注册时间
2008-7-30
积分
460
好友
0
帖子
287
UID
127686
发表于 2010-8-7 22:16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是享誉世界的文明古国之一。她具有悠久的历史和灿烂的文化。绘画艺术作为中国古代灿烂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在人类的童年,即史前时期,就放射出奇光异彩。迄今为止,考古工作者发现的中国史前绘画艺术遗存有彩陶画、岩画、壁画和地画。其中最主要的是彩陶画。仰韶文化中的彩陶画是中国史前绘画艺术的杰出代表。
    仰韶文化是因1921年首先发现于河南渑池仰韶村遗址而得名的。其年代为公元前5000年至公元前3000年。仰韶文化遗址颁分布地域东到豫东,西至甘、青接壤地区,南达鄂西北,北抵长城沿线及河套地区。而渭、汾、洛诸黄河支流汇集的中原地区是仰韶文化的中心。仰韶文化的先民善于制作彩绘的陶器。
    1978年,在河南临汝阎村出土了一件陶缸。其器形为敞口、圆唇、深腹,口径32.7厘米,底径19.5厘米,沿下有四个对称的鼻钮,腹部是彩绘《鹳鱼石斧图》。这幅《鹳鱼石斧图》是仰韶文化的杰出代表作。

    《鹳鱼石斧图》画面纵37厘米,横44厘米。在绘画史上,它不仅反映了人类童年绘画萌芽时期的艺术风格,而且以其宏伟的气势,体现了中国史前彩陶画艺术创作的最高成就。
整幅作品的内容分为两组:右边画的是一把竖立的装有木柄的石斧。石斧上的孔眼、符号和紧缠的绳子,都被真实、细致地用黑线条勾勒出来。左边画的是一只圆眸、长喙、两腿直撑地面的水鸟。它昂着头,身躯稍微向后倾,显得非常健美,嘴上衔着一条大鱼,面对竖立的石斧。
石斧是新石器时代人们普遍使用的生产工具。人们用石斧砍倒荆棘,开辟田地。人们用石斧防御猛兽袭击,保护自身安全。石斧在原始人征服、改造大自然的斗争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自然,原始人对石斧产生了崇拜的心理。画面上的石斧是经过作者精心艺术加工处理的,它不是简单地静物写生。真实情况,石斧只能随意平放,不会自然竖立。作者让石斧巍然屹立在画面右边,斧刃朝向外边,形象严肃,一丝不苟,显示出巨大的威力,石斧被赋予灵性,人格化了。它已经成为氏族图腾,接受人们的顶礼膜拜了。画面上的水鸟,大多数研究者认为是鹳,但也有少数研究者认为是鹭。不管是鹳也好,还鹭也好,都是能给原始氏族带来欢乐、吉祥的益鸟。鹳衔着大鱼,虔诚地面对石斧,意味着向石斧奉献供品,祈求石斧保佑氏族平安、吉祥、欢乐、丰收。这幅彩陶画极有可能是原始氏族图腾崇拜礼仪场面的一个特写镜头。
    一般彩陶上的绘画以装饰纹样为主,像这种描绘物象的绘画罕见。《鹳鱼石斧图》标志着中国史前绘画艺术由纹饰绘画向物象绘画的发展。纹饰绘画与器物密切结合,而物象绘画与器物形状基本脱节,绘画的独立性增强了。整幅作品中,鹳、鱼、石斧的描绘极具绘画性。无论是形象的塑造,还是画面的构思,都不像纹饰绘画那样考虑如何与器形有机结合,而它仅仅是以陶缸腹部表面作画而已。在这里,绘画性彩陶与几何纹彩陶的分离,以至绘画与陶器的分离,正是历史发展的必然结果,是人们审美观念、创作思想及绘画技巧向更高阶段演进的体现。
心有妄思,足有妄走,人有妄交,物有妄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TOP↑

40

主题

460

积分

初级入门

Rank: 2

在线时间
126 小时
威望
334
注册时间
2008-7-30
积分
460
好友
0
帖子
287
UID
127686
发表于 2010-8-7 22:23 |显示全部楼层
1978年11月,河南监汝新石器遗址发现一幅被考古工作者命名为《鹳鱼石斧》的彩陶画(图12)。画由两部分组成,左侧是一只鹳正在衔一条鱼,右侧是一把立起的石斧。鱼文化研究专家陶思炎认为:"鱼鸟图最初是生殖崇拜的记号。甚至是性器的象征。鱼为阴虫,鱼口常开,故作女阴的象征,鸟类的头颈硕长,被类比为阳物";鱼鸟图"直观地展示了鱼鸟的阴阳二性及其相配的生殖含义"。②对《鹳鱼石斧图》,傅道彬先生认为:"鸟衔鱼象征男女交媾是《诗经》和原始艺术常用的母题,鱼是女性之象,鸟是男性之形。二者结合当然具有两**欢之意义。"③叶舒宪认为:"若从神话思维的原型符号着眼,衔鱼的鹳与斧柄穿入斧头这两组意象均可视为交合的隐喻的意象"。④陶思炎、傅道彬与叶舒宪先生的分析是深刻的。
① 赵国华:《生殖崇拜文化论》,第257页。
② 陶思炎;《中国鱼文化》,中国华侨出版公司,l990年版,第64页。
③ 傅道彬:《中国生殖崇拜文化论》,第39页。
④ 叶舒宪:《诗经的文化阐释》,湖北人民出版社,1996年版,第627页。
2007111517381569.jpg
心有妄思,足有妄走,人有妄交,物有妄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TOP↑

40

主题

460

积分

初级入门

Rank: 2

在线时间
126 小时
威望
334
注册时间
2008-7-30
积分
460
好友
0
帖子
287
UID
127686
发表于 2010-8-7 22:24 |显示全部楼层
从考古学发现中考察国史前的图腾文化  









把有关图腾文化的想象力运用以史前考古研究中主要是在建国之后,尤其是彩陶纹饰的神秘特点为学者们发挥想象力提供了足够的空间。在属于新石器时代半坡文化的半坡遗址和临潼姜寨遗址中出土了有名的人面鱼纹彩陶盆,同时也有大量的单体鱼纹、复体鱼纹和变体鱼纹以及图案化了的鱼纹发现。根据这些图案《西安半坡》一作提出了半坡文化先以鱼为图腾的观点。与之相邻的庙底沟文化的彩陶纹饰则与之大不相同,蛙纹和鸟纹是其主体图案,这样,有的学者认为鸟或许是庙底沟文化先民的图腾。甘肃、青海的马家窑文化中鸟纹和蛙纹变十分发达,尤其是蛙纹,有的学者因此推论马家窑文化的图腾是蛙。浙江河姆渡文化遗址中发现有双鸟朝阳象牙雕刻、鸟形象牙雕刻、圆雕木鸟、双头连体鸟纹骨匕、陶塑鱼和蝶形器上雕刻的双鸟太阳纹等,有学者认为这些变形之鸟与同时的写实动物形象完全不同,似乎作者有意为其蒙上一层神秘的色彩,使之超然于现实之上,因而将之看作是原始图腾崇拜的某种标记。(吴玉贤:《河姆渡的原始艺术》、《文物》,1982年7期)辽宁西部和内蒙东部的红山文化遗址中发现了十余件玉猪龙和泥塑猪龙,何星亮先生认为这些玉猪龙可能正是远古北方豕韦部落的图腾形象,因而说“龙起源于猪”的说法是不准确的,而这些玉猪龙应该是猪图腾的龙形化。四川大溪文化中流行的鱼为葬品的习惯,有意思的是考古学者还发现了一死者的口中咬着两条大鱼尾,简直就是半坡文化人面鱼纹的形象再现,因而推断鱼是墓主人的图腾。
  用图腾学说来释读考古发现材料涉及到一个想像力的合理程度问题。想像力在每个人身上的不尽相同,即想像力的个体差异使人们难以找到一个合适的尺度。尺度没有了,争论也就在所难免。关于用图腾说来解释考古学材料而引起的一次最大的争论同一幅彩绘于陶缸上的“鹳鱼石斧图”有关。1978年,河南临汝阎村出土了一件红陶缸,器表绘有一只衔着一尾鲢鱼的白鹳,旁边还竖立着一把石斧。严文明先生对其隐秘的涵义作出了图腾学上的解释:
  在酋长的瓮棺上画一只白鹳衔一尾鱼,决不单是为了好看,也不是为着给酋长在天国玩赏。依我们看,这两种动物应该都是氏族的图腾,白鹳是死者本人所属氏族的图腾,也是所属部落联盟中许多有相同名号的兄弟氏族的图腾,鲢鱼则是敌对联盟中支配氏族的图腾。这位酋长生前必定是英武善战的,他高举那作为权力标志的大石斧,率领白鹳氏族和本联盟的人民,同鲢鱼氏族进行殊死的战斗,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在他去世之后,为纪念他的功勋,专门给他烧制了一个最大最好的陶缸,并且打破不在瓮棺上作画的惯例,用画笔把他的业绩记录在上面。当时的画师极尽渲染之能事,把画幅设计得尽可能的大,选用了最强的对比颜色。他把白鹳画得雄壮有力,气势高昂,用来歌颂本族人民的胜利,他把鲢鱼画得奄奄一息,俯首就擒,用来形容敌方的惨败。为了强调这场战斗的组织者和领导者的作用,他加强了最能代表其身份和权威的大石斧,从而给我们留下了这样一幅具有历史意义的图画。(严文明:《〈鹳鱼石斧图〉跋》,《文物》1981年12期)
  严文明先生对《鹳鱼石斧图》所作的图腾说诠释曾一度间为学术界所普遍认同。原因据我猜测大抵有二:一是严先生是中国史前考古研究的权威,囿于他的学术地位,若提出不同的意见就不能不慎之又慎;二是因为学者们自己也未能找到更合理的解释,只好沿用严说。但最后还是有人对此提出了异议,其代表人物当属赵国华先生,他在《生殖文化崇拜》一书中对严先生的上述诠释提出了怀疑。在陕西北首岭遗址中又有一幅《鸟啄鱼图》发现,那么这幅《鸟啄鱼图》是否也意味着鸟氏族战胜了鱼氏族呢?如果是这样,赵国华先生作如此设问,那么陕西北首岭的鸟氏族与河南阎村的鹳氏族是什么关系?陕西北首岭的鱼氏族与河南阎村的“鲢”氏族又是什么关系?河南阎村的“鹳鲢之战”难道是陕西北首岭“鸟鱼之战”的历史重演?为什么两次决定性的胜利都属于“鸟”而不是属于“鱼”?显然,这样的发问切中了“图腾说”的要害,而单单从严先生所谓的“图腾论”出发很难对以上的提问做出令人满意的回答。
  的确如此,读了严先生的文章之后我也在想,假如是“鱼”氏族打败了“鸟”氏族,“鱼”氏族的人会不会为纪念战斗的胜利而绘上一幅鱼吃鸟的图案呢?遗憾的是,这样的鱼吃鸟的图画至今我们也未能发现。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而使鸟能吃鱼,而鱼不能吃鸟的呢?
  如果沿着这样的思维定型一路循问下去,我们也许会越来越陷入到迷惑之中。必须在此止步,并溯回到问题的根本之上,那就是:图腾论在此运用的是否恰当?如果不恰当,不合适,那么我们是否有理由怀疑西方图腾论在进入中国本土之后,一开始就深陷于某种误区之中了呢?
01300000381670124197324898731.jpg
心有妄思,足有妄走,人有妄交,物有妄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TOP↑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Archiver|雅昌艺术网 ( 粤B2-20030053 )

GMT++8, 2017-11-24 15:19 , Processed in 0.144832 second(s), Total 15, Slave 11 queries , Memcache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