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雅昌艺术论坛

广告图片
楼主: QQ用户1145096

“不完美”方为文人写意画艺术之本味

[复制链接]

6

主题

726

积分

高手进阶

Rank: 3Rank: 3

在线时间
56 小时
威望
671
注册时间
2014-5-7
积分
726
好友
69
帖子
334
UID
995443
发表于 2016-2-2 12:25 |显示全部楼层
艺者为艺,只能是忠于一己之艺术观念,而非是有意取悦于任何他人
江南达者 童山雷
有读者喜好吾作品,时于论坛版块中反馈信息,美言曰吾作入其心扉
。身为作者,此固为欣慰之事。然静心细想,所谓作者之为其作也,
毕竟首要者只当是真诚表达一己之独立精神,而决不当是有意无意间
屈己意以取悦于他人、甚至乃是示好于己之友人。何者?此语听似薄
情寡义,实则却端称理所当然。盖因艺事确为极其个性化之事体,且
是自具高度之主见,其间断不得掺杂媚从观众意愿之迟疑或模棱两可
。甚或此更直言之:作者所抒之情,所寓之理,所叙之事,所状之物
,只要皆是发乎良知且纯属质朴诚挚,其自能够不同程度契合于一切
善良之人心性情怀。至若如此产生之作,尚且全然不能入人之目以动
其心,则此人之目与心,吾虽不敢即认定非为识美之良善,然彼亦必
与常情常态所疏离,──故不能与之合,又于我何干?要之,则一己
须是固守此所谓「常情常态」,万不可步古怪刁钻者之行径。此论有
无一二道理,还乞艺文中人士平心以思。

附:
关于本人“童山雷”微信公众订阅号
经过十来天的努力摸索,终于获得与试编出了这东东,并尝试发布,
且已有人把既已订阅它的信息反馈给了我。从此,自己又多了个面向
所有网络公众的个人媒体,而且因其用在手机上,相对而言更适宜于
今之大众。十来天的“闭门造车”,苦乐皆毋须言说了;此谨将相关
之事告知各位关注本人艺文事的友人——
一、网络搜索微信公众号中的“童山雷”,或“jndztsl”(江南达者
童山雷几字的拼音声母)即可得见此号。擅长操作微信的朋友,自然
知道下一步该如何办。若还不清楚的,可将本文附发的二维码存于手
机,然后点按它,再进行选项操作便行。附带说明:此二维码中部的
心形图标,即暗含本人斋名“蜕心堂”意蕴。
二、进入它后,界面底部有三个基本菜单:“己作展示”、“己艺反
观”与“资讯转载”,而后其每个又各有五个子菜单。“己作展示”
之下是“中国画”、“文论”、“诗词”、“杂类”与“小说”;“
己艺反观”之下是“近年国画”、“早年国画”、“西画杂艺”、“
俗生艺程”与“驿栈客踪”;“资讯转载”下,则设“经典作品”、
“经典论述”、“艺术动态”、“文化逸闻”与“大千世界”。这样
做,是考虑到己艺的介绍推广与相关资讯的编发转载并重。
三、因为自己这基本上算是一个原创性的小小私人网刊,分项既多,
本人也只能是在日常艺文活动之外打理它,所以,它的编纂周期,不
能确定,须据情形看,或就是一“半月刊”吧。
四、有鉴于己作在网络发布,已是一相当长的过程,这儿重新“起势
”,其内容则只能是:先发过的,选发;新开始的,才依序进行。这
样,订阅号中的内容,也可与近年来我在各博客或空间内发的东西,
有所不同。但,就算是这样,倘有些内容也仍已为读者诸君所看过,
敬请谅解。
五、个人精力与时间毕竟有限,有了这公众号,从前自己的各个博客
或“空间”,除新浪博客与QQ空间照样发布相对完整的个人信息外,
其余的,都只随兴打理而已。此顺请那各处长期以来关注我的朋友,
倘仍愿继续追踪关注,则除加这公众号之外,亦可来我的新浪博客与
QQ空间。两处的网络地址是:
http://blog.sina.com.cn/tsl660
http://user.qzone.qq.com/896274483/main
最后,向多年来一直关注本人艺文事的各方朋友,一并致以深深的感
谢和诚挚的敬意。愿大家健康快乐,各自生活都能如愿!

附本人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童山雷微信公众号二维码.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TOP↑

6

主题

726

积分

高手进阶

Rank: 3Rank: 3

在线时间
56 小时
威望
671
注册时间
2014-5-7
积分
726
好友
69
帖子
334
UID
995443
发表于 2016-2-24 11:09 |显示全部楼层
关于词之长调与小令、画之大幅巨幛与斗方册页

江南达者 童山雷


近段时间(箧中旧稿。推算述此文时当为2010年),吾之为艺,填词以

长调与小令错杂,而翰墨丹青事,则大幅巨幛与斗方册页并作。是以

就此多少亦有些体会。词之长调,内容曲折丰富,音韵庞然汇集,整

体回旋空间大,作者之意尽可于个中相对自由伸缩,则成篇自然起落

跌宕而有莽苍之感。恰譬如画之巨幅,境界既阔,场面亦大,云物悉

收于兹,是以万千点线纵横莫测,浓淡墨彩交相辉映,呈象亦自可臻

之厚实丰茂矣。吟小令与作小画却不然。前者字数既少,其内涵所涉

必不能过宽,而个中「词眼」或曰「点睛之句」,又曷可或缺,遂至

其篇必应畅达精警,方不致使人咏之而兴味索然。后者则篇幅固小,

而其画境仍可由作者自定宽窄。虽方寸之作也,内中何尝不可铺排宏

大场面以任观者凝神敛意而自在优游?至若只设小景,则情形与作短

词类似,同须于有限内容中彰显其菁华物象,且尤需独成完整格局,

而不至于令人觉着仅为裁截之作或课徒之稿。以上所言,俱属一时感

受,能否或多或少与艺道中人一点联想之资,则吾不得而知矣。


                        《达人谈艺》片段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TOP↑

6

主题

726

积分

高手进阶

Rank: 3Rank: 3

在线时间
56 小时
威望
671
注册时间
2014-5-7
积分
726
好友
69
帖子
334
UID
995443
发表于 2016-3-3 10:55 |显示全部楼层
艺者于深广的人生体验中,总可不断发掘出新的为艺题材

江南达者 童山雷

莫约两年多前(箧中旧稿。推算述此文时当为2010年),偶于网络间下

载得《全词谱》。当时即如获至宝,反复把玩之,且将个中词牌,凡

未曾填写过、且见之即「有感觉」者,一一依次填写。当时亦尝有一

颇深印象,因见其搜集发布者leolio于书尾附言,道是「我真的不相

信除了我以外会有人看完 」。今吾已将其最末「平仄韵错叶格」中

此前未填写过之《酒泉子》亦填写了毕。然则静思之:以此吾即敢言

「除吾外不信有人会将其如此这般」欤?世界之大,同食五谷杂粮之

人,其想法及行止,何人又可轻易料定?!今吾方回过头去,看这两

年中原已放弃不填的牌谱,现随着人生阅历与感触或反思之日深,是

否另有新的感觉。一试而果不其然焉。譬如《摘得新》这牌子,当时

摇头弃之,今却忽与吾《乡间杂诗·远年怀想》相联系得句曰:叹水

灵,菘园晓露清。满畦株叶茂,尽关情。如将清露比吾汗,未为惊。

──又如《解红》罢,当时仅局限于从儿女情长方面解读,致使并未

发掘出可写题材。而今方读一部新解密的现代史传,乃至偶发联想,

遂得句曰:久远事,黯嚣尘。个中奥妙闻未闻。闭卷时江岭融雪,夜

窗外竹柳含春。──此等情形,俱使吾进一步了悟这说来简单之理:

生活既称无限广阔,人心体验又何存阈限;而为艺者,只要于彼两「

无限」之境地着意探掘,则又岂会有「无所可为」之叹?


《达人谈艺》片段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TOP↑

6

主题

726

积分

高手进阶

Rank: 3Rank: 3

在线时间
56 小时
威望
671
注册时间
2014-5-7
积分
726
好友
69
帖子
334
UID
995443
发表于 2016-3-11 10:54 |显示全部楼层
“词味”究竟为何?

江南达者 童山雷


近两年因常将己词发布于网络,外界评论,时而有之。赞扬之语不消

说了,吾自识分寸,不至于飘飘然找不着北的。唯日前(此为吾箧中

旧稿。推算当为2010年左右所撰)论坛中或有评曰:无词味。此却令

吾离线有思。据实以言,既为词,本自岂非未防及此;日复一日、累

月经年之一切努力,原是只为己词大致象模象样。然这象模象样的「

词味」,又究竟为何?此似乎却端是可意会而难以言传的。古之词派

词风,可谓多多矣,照如今吾辈看来,凡存史之词作,只有词味之异

,却断不能说是无「词味」的;而当日不同派别者相互间针对于此之

攻讦,真真又是曷可胜数。由此可见,一件词作欲得所有词人之认同

,确乎万难矣。然虽则若是,吾辈焉又能据此而全然漠视相反意见,

绝不自忖自省,以致闭目塞听、固步自封乎。──玄妙之辨此亦懒消

细加剖析了,日后吾之求此「词味」也,但填词时须进一步暗嘱其心

,慎勿类文,近诗,尤其休得混同曲子歌谣而已……


《达人谈艺》片段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TOP↑

6

主题

726

积分

高手进阶

Rank: 3Rank: 3

在线时间
56 小时
威望
671
注册时间
2014-5-7
积分
726
好友
69
帖子
334
UID
995443
发表于 2016-3-16 11:22 |显示全部楼层
艺文人士身后之名与其在世功名或浮名皆无关

江南达者 童山雷

幼少时,不明何以李绅、令狐楚与吕公著等辈,同为唐宋诗人,其在世时之身份煊赫,竟高于李太白、杜工部与苏东坡等明摆着如文化仙圣一般的人物。依当时之见,好象这拜官封爵,也该是以其文化贡献或才华高低(特别又还是为后世所真正认定者)为准似的。所见之幼稚,自不消说了。孰料当今现实情形之可笑,居然令当时之见可得一崭新注脚。君不见,诸如作协、美协、书协及其他各种与文化艺术甚或科技知识等相关之团伙圈界,莫不尽以职高一级,则便似才艺识技之“声望”皆已压盖过属下;且是这属下中的大批人,也渐渐惯于“在学术上”仰视其上司了。此内中所含,不论是无奈、可哀或竟直接便是劣根奴性,相信读者诸君自有评判,亦不消吾辈在这儿作甚认定。这儿要说的却同样也简单:一切才识技艺之高下精疏,其实哪可能以执之者所任行政职务为评判准则,原本便该是以这才识技艺本身说话,尤其又是,我们所处的这个时代,一切的一切,被弄颠倒或至少是弄得不明不白了的,真的已是太多,太多……
此既曰谈艺,便排开别的,还是全凭艺文作品说话。但问题恰在于,艺文作品本身的价值认定——非附加价值,单指其艺术或文学水准自身——确实是需要相当一段时期,这甚至是超过了艺文人士本身存世期的这么一个时段。既如此,艺者在世时,受了诸多因素影响,或反是无关之人评议,必才相对公正。有关,则仰畏者,或有求者,当然也包括与之相亲爱者,多易及于溢美;另怀不同心情之相熟人士,则又会有其各种相应表现,——而除去其间的心怀磊落与识见清明者,往往是最难对艺者既有之些许声名(当此时,即姑且视之为“浮名”罢)予以承认。
进而又有一说。本来,尘世中任何真正不涉“有为而留名”事之人,各有其生活方式,皆属正常。然偏有那既不涉其事、又喜“站立干岸边”纠缠于此说三道四者,则其心理动机,不能不令人有思。人,即使做事,当然也未必成功。但,别人做此类事能感自足便罢,成功与否,毕竟与尔何干。而其如若成功及成功之大与小,则也只可能是以其作品最终为有识之士之认可度为准则。至于要说,这成功必须是以作者在世之日能够享荣爵获实利方才算数,则吾无语矣。只是想来这也十分正常。不然,又何以有“人生观差异”一说哉!
人生在世,一般不过短短数十年,真如白驹过隙,此固不必论矣。而作何面对这数十年时间,欲一己有所作为与否,当然只能是各随其意。这原本没甚对与错之别,说白了,皆是各自之生存选择权利。但可笑的是,还是有那般人,偏偏喜在此等无谓之事上死较高下,——且此仍并非是为事者对不为事者滥加评说、却还是不为事者对为事者以“心执不智”目之。当然,退一步说,人得能于桃源般境地中悠然自得一世,肯定是好。但其亦必须得辛苦劳作以谋生存才行。又,倘是仅将存活于衣食无忧与一无所求状态下的人,便尽以陶渊明视之,亦堪称误甚。五柳先生迥别于同乡芸芸中人者,在于其心志之高洁,尤其是在于能以朴美之诗文,述此高洁之心志连同耳濡目染之一切值得讴歌之物事。彼倘无此为也,不过乃一湮灭于茫茫史海之普通辞官田舍翁而已,又何能令后世之人知晓,且将其类比说事。故尔,归根结蒂,这人似亦还得有作有为,才行。而此“陶渊明式”之作为,自又与以艺文干谒俗世乃至权贵而求眼前区区实利之作为天差地别。对此,相信一切有目者悉可睹、有心者皆能识焉。
回归于本文题旨:艺文之人,即使旷达如陶公辈,最终也是以其实在之作为,在这过往之世,留下清名。此名也,何干“彭泽宰”官阶之大小,唯以其本身品质格调,震摄征服后辈人心。与“物”并提,彼固亦称“虚”;而就其荣誉自身言之,则委是沉沉甸甸、实实在在,又何虚浮之有?



《达人谈艺》片段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TOP↑

6

主题

726

积分

高手进阶

Rank: 3Rank: 3

在线时间
56 小时
威望
671
注册时间
2014-5-7
积分
726
好友
69
帖子
334
UID
995443
发表于 2016-3-24 11:02 |显示全部楼层
由参加“国学考试”所想到的……

江南达者 童山雷

近日所在单位系统进行网上「国学考试」(此为吾箧中旧稿。推算当为2010年左右所撰),吾辈在一未专门复习且无任何案头资料、二无「同伙」帮忙查阅或搜索的情况下,于九十分钟的限时内,考上了个八十六分,因而有感。感者何?概略言之:一,此类考试也,纵以正规斗硬论,亦虽是可迫使全无此等基础之人「近墨就范」,然究其实质,真真堪称「寻章摘句腐儒之举」。二,以达某个人而言,如此入试公正自测而得此分数,说明斯题确有相当部分涉及险偏,不特地了解,必不可行,──由此自然亦表明本人脑中所记「国学知识」毕竟有限矣。以此推论之,则吾辈如若在古代要想凭其进身,倘犹持大而化之的态度,自属危险;而客观以言,任何时代,学者与文人或艺术家,本身终是属于不同行业范畴。今者,吾身既与后二种身份相干,私心亦望多少具些学者之气息,然冷静些想想,还是客观现实一些要求自家,凡事尽量唯精唯一,至少亦是顺其自然,为好。以上所言虽与文艺并无直接关系,但总是与文艺家立身之意态相关,故尔仍归之本文。


《达人谈艺》片段


另附莫约亦得自彼时之己词一首,以明吾辈对斯事之基本意态——

贺圣朝

复宏国学崇经史,
蔚然成风气。
上方倡导下方随,
度个中谁是。

桑田沧海,
由来何谓。
况参商今世。
藉人心尽以真诚,
也须知扬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TOP↑

6

主题

726

积分

高手进阶

Rank: 3Rank: 3

在线时间
56 小时
威望
671
注册时间
2014-5-7
积分
726
好友
69
帖子
334
UID
995443
发表于 2016-4-15 11:14 |显示全部楼层
关于画作风格“繁式”与“简式”的思考

江南达者 童山雷

近年来(此为吾箧中旧稿。推算当为2010年左右所撰),一己翰墨风格常在「繁式」与「简式」两者间交替。搁笔比较之际,静思其为画心态,固然有因「浑厚华滋」与「平淡天真」两种美学观念于己皆难以舍弃、必欲尽力觅得一相对平衡之点,同时,作画之际本身之「顺势发挥」,亦未必非是一重要因素。盖吾国写意型绘画既有赖于渗水化墨之宣纸,其间何能避免「偶然得成」之「情势」乎。而此繁简二者,实际操作之,则其手法之异,又岂止单是运笔数量之增减哉!以吾心之最为切实体会,彼真称已涉及两套截然不同的「呈象原理」:繁式一般而言,多偏重客观真实视象,是以幅内之浑然一体感相对亦强;简式则基本形态天然已趋空灵,虽着笔处仍可坚实,但既须体现「不画处有画」之意,故尔其整体视感,庶可向「意象」且是「多样化」方面信意生发之,而其面目本身,自然易于「妙在似与不似之间」矣。当然,若取繁式,并非便不能追求「远离真实」的视觉效果,甚而至于因刻意求之,其效果反可更加强烈,然如此这般,则画风多易流于矫饰。吾每见近二三十年来「全展派」之「作品」,常类于此。以上所言,纯为一己作画偶感,是与不是,还请同道思辨并予以评说。


《达人谈艺》片段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TOP↑

6

主题

726

积分

高手进阶

Rank: 3Rank: 3

在线时间
56 小时
威望
671
注册时间
2014-5-7
积分
726
好友
69
帖子
334
UID
995443
发表于 2016-5-13 11:51 |显示全部楼层
现代国画赋色,似可稍稍引入“复色色调”关系

江南达者 童山雷


因诸种主客观原因,吾告别西画久矣。心底情结,固存于斯;而尤当一经眼见早岁所景仰之欧俄大家精彩作品时,这胸中,竟依旧端称是激情汹涌。「贪多嚼不烂」之老话,与吾向日所论「十八般武艺与一件称手兵器」之关系,想来已无须再言。只这静心思之,吾舞弄翰墨之辈,于绘事之「底层观念」间,比较认识一下两大造型体系之异同,而且尚能有意识地于己所执之「此艺」间,不露痕迹地融入些须「彼艺」因素,恐怕多少还是有些裨益罢?举例说,吾意以为:作国画赋色之际,虽仍以「完满玄黑」为基调,然则其余彩色部份,倘能顾及「色调」关系(特别是相对丰富之「复色色调」关系),即确能较之一味单于黑色中直接加入藤黄赭石花青之类现成色彩,显得耐看且是多变。──不管画者本人是否有此意识,事实上,此确是旧式国画与现代「彩墨画」重要区别之一。不知此论,吾读者内画道中人,以为然否。



《达人谈艺》片段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TOP↑

6

主题

726

积分

高手进阶

Rank: 3Rank: 3

在线时间
56 小时
威望
671
注册时间
2014-5-7
积分
726
好友
69
帖子
334
UID
995443
发表于 2016-5-16 11:03 |显示全部楼层

溺画五十周年祭

江南达者 童山雷


常闻人谓:人生能有几个十年二十年甚或三十年。却未尝闻谓人生可有两个五十年。曰“开始第二个五十年”,自然亦可;实臻之,一般皆不可能。至若“自信人生二百年,会当水击三千里”,则誉之以“漫浪豪情”或斥之为“痴人说梦”,俱属两可之事矣。
吾今生之溺于画,算来亦整整五十周年了。此谓之“溺”,而并非如常称其为“迷”,似更可见其堕渊之深,没失于水情势之厉,整个之更难施其救拔。记得是在哪篇西方小说中读到:一女闻夫因迷恋绘画至出走,大哭,道是倘被他女或别物诱去,犹有归日;而如此这般,则断无回心转意之可能性。斯女是深识画道之魅力者。吾生自有忆之时起,即与手执某物——笔或类笔——信手涂抹于地于墙、当然也许于纸,诸如此类行为相关。然只此更何能便当之以“溺”字。五十年前,也就是说纪元一九六六年,这华夏古国整个迷失于一派疯狂之时起,少小之吾,辍学在家。曾有过极短暂之一度迫于时势而尾随潮流,幸本心及时幡悟,而天性跟即觉醒并成长壮大乃至于无物可以诱导压抑。遂绝然远离滚滚浊水而自觅相对风平浪静之一泓清潭,从此潜溺于内。暗思:既不受管束,也无谁谁布置之课业矣,何不趁机就将此前一向未曾画够过的画儿画它个够。甚或径直便自作主张:兹起,即将心爱之画作为一生一世之课业。不知此愿一萌,吾人是真溺之于水而永无返回“干岸”之时。
此后多少岁月,身心俱潜没在此深潭之内。不觉间这绘事已成为生命中第一需要了。在那整个肌体发育期间,这人都蛰伏在室内画呀画呀的,手脚因此变得纤细,背因此变得微驼,眼睛因此变得怕光,人也因此变得腼腆——而同时却也渐渐地便长大了。此间曾有过短短两年,仍随时代之潮,回到学校围墙里边,遂致终是有了个国朝的“童生”(初中生)头衔,从此戴在了头上。反思起来,这一段,对自己的人生并没有什么实际意义,不过是被动地接受一种时代政治色彩极浓的牧羊式教育而已,甚至于连最常规的书本知识,都基本上被取消掉。聊以**的是,自己在这状态下,除了仍按自拟的计划继续绘画艺术方面的学习,兼之凡得书亦必读外,还开始学习怎样进行独立的思想。当然,这一段,也曾因这事实上人与人的聚合,得以认识了几个画道中的同学。其中,幸与Y君,渐渐相知,遂成一世之友,且在彼此艺事观点的交流切磋中,良有所益。另外,通过在画友们处借阅的书,自己也懂得了临摹这事对于绘画的利与弊,而写生在绘画(特别是西画)中又具有何等样的意义,尤其兼之绘画与照片,还应该是有着怎么样的根本性区别,从此一生一世,都不放弃那种对于纯正“绘画性”的追求。
接下去的四五年乡村生活,或谓知青生涯罢,那是在极端现实、几至于回复原始状态下度过的。在此情形下的绘事,一方面因生活环境的广阔与生存体验的深刻,而不能不有所裨益;另一方面,为了求得那最最基本的生存条件,连同在这现实状态下的所谓进一步发展,却也就白白地耗费掉了大量的时间与精力。这一段,严格地说,便只是在一种硬挤时间练练基本功与随处积累素材的状态下,继续着自己的绘事。尔后接着又因这“特长”,在当地小有名气,终至生活本身大起大落,从而虽是获得了起码的生存条件,但同时却也注定与那真正的艺圈,已是没甚缘份可言。此中因由,自是不在本文主旨之内,带过而已。
其后即真正开始己身之艺术生涯。草野之间,普通人士所有须面对之俗务,吾人焉能避免得开。尤其是社会方当转型,人世普遍之物质生活要求,亦要求吾辈,岂可置家庭妻孥合理之愿望于不顾。故尔一度也只得抹下文人艺者之脸面,混迹于汲汲乎不弃串钱升米者之属。而彼时也,深心又何得以安,小有机会,即类饕餮般俯之于色墨之案,唯将如饥似渴之肠腑,乃作些许填充浸润,以使既已习成之艺,休要为此荒疏了。且一面犹力求将技艺致用于实务。若此则所谓屠龙之技,强用于杀猪,其效曷显,时而亦反受那“职业杀猪匠”之讥诮。不过凡此种种,俱可为达那并不高尚却属必须之目的,一概默默承受。
此阶段个人画事亦在徘徊之境。早年所迷之西画,因各种主客观缘故,似乎不宜再一直拗性坚持到底。是时也,挚友Y君,出自顾惜之情,乃苦口婆心相劝,叫吾即使忍痛,也得抛开这手中的油画笔,而从此专情于那俗称之“文房四宝”。幸而从来同步并行之翰墨之艺,这时偏偏渐又找着了新的感觉,于是,经过反复的权衡乃至于“思想斗争”,且是好些时日还格外狂热地类似于“回光返照”状态之后,终有一天,便在这心中决定:从此在西画领域“洗手封笔”。
其时已是纪元1995年。之前,己身在那种或是伸一脚试水于“商海”、或又退归于“干岸”的过程中,同时所迷恋的文事,固然因为时间关系基本停顿;西画也只得时才作。则翰墨丹青之事,毕竟由于取道于大写山水,相对费时不多,所以一直还算坚持着——如当时左右都是得守在校园里的那种“空堂课”时。而这彩墨之事本身,亦经过好长一段时期的彷徨,总算是理清了自家的思路,从而一别曾经的古旧老道、从俗泼彩、轻率放纵与束收反致极晦极滞极迫塞等诸般境地,忽然于笔底展现出了一派清明爽朗却又远离浮华的天。这种新得的观感令自家颇为兴奋。客观以言,此时笔下的视象,简约并不失其耐看,第一印象似漫不经心,但总可于内品咂出些许意味。尤其可贵者:画中诸般云物,已不再如先前般有那种在墨线框架中的填染之感,用当时荆妻的一句形容之语说,“倒象是从纸的深处慢慢鼓凸出来似的”。自己知道,这除了长期的玩味笔墨,还是很得益于好些年来对陈子庄画艺的研究。彼时,画中尝有题款之句曰:“子庄简淡而神完气满;宾虹繁复而秩序井然。二公俱臻化境。余宗宾虹而兼蓄子庄,当有所获。”其语有意欤?而今反思,这石壶之艺,彼时对于吾人步出森黑无尽之境,实是其帮助莫大焉。记得那时为家口争取温饱之故,亦尝从一般草泽中画家皆每为之事,托着别人的名头为画廊提供点小玩意儿。最是记得当地某画廊一相熟之老板,曾对这厢有一言,真堪称是令当时那苦寒之心欣慰不已。道是:君作已然经过权威鉴定,且被本地好几个大家拿去仿习。——固然若此,只此心自当知道,此糊口之下策耳,如何可以一直弄下去的。还得是“实打实”地磨砺己之画名,方为艺者无由回避之远路。于是乎重新打起精神,就在这又一起点之上,开始再一轮之进取。
同时亦然致力于绘事理论。其实如此心结,也算久已有之。后来的《达人谈艺》序言有云:“……唯惜当日并不具此襟怀识见,笔下所记文字,自觉并不象那巴陵道长(早先所假设对吾艺进行点拨之世外高人)所出言语,终叹而止之”,即为明证。则此时一来画技本已精熟了些,二来历经颠颠簸簸,对整个画道也多少有了些体会,故尔静心敛气,苦苦地又摸索与准备上了好大一歇,乃字斟句酌地,陆续依次写出了《20世纪中国画画品录》、《西方画品录》、《古中国画画品录》与《颓楼品画》等几篇后来在网络上相关领域有些影响的文字。回想前者写出之际,原以为一是其内中有许多观点颇反当代既成之论、二是相关方面必认为草野中人何有资格为当道者列品排序,而断难以问世发表,遂自己在打印店中印出了一百本,以作存档与分发于生活中相善之人。不料尝试将其稿投向多处,却终于还是在《四川文学》的“学人笔记”栏目中得以刊出。并且后来彼刊又以“西画极品录”为名,选载了《西方画品录》的首章。也好,总算是聊可慰之罢。待到次后网络盛行,自家感觉到这块天地必适宜于我,于是又特别花上了些力气,弄通了计算机运用中本人亟须的这一块。这已属题外之话,且是基本情形已如读者诸君所见,故尔亦带过不表。
在写作绘画史论评录类文章之时,当然以之观照己之画艺。乃将诸文中既已确立、自觉最好也最适宜于己的上合浩茫天道、下接实沉地气、中符俗世文心之画艺标准(简单亦可归纳为一种兼求技艺精纯的新士夫画),作为自己毕生的追求。历经上世纪末本世纪初那一段画面感觉一减再减乃至下笔便恐多余的阶段之后,忽然觉得这样下去势必进入一种虚无之境,固然得其“禅意”,却已与“缘自俗生”且是“画写万象”之基本观念相左。于是,便趁着2004年尝试自制光盘版本人作品全集的机会,人为地又为此划上了个阶段,自此进入一种“回归期”,当然顺带也就将此前之作依次拟定为“早期”(“无定见仿习”)、“彷徨期”、“蜕生期”与“简淡期”。而这所谓“回归”,说来简单,实行起来,又是何其艰难。总不能又重将老路再走一遍罢。心识于此,自然静思今后之路当是何行。所拟计划为:收敛上一段时间,在一种比较踏实的态度中,注意克服已然觉察到的此前之短,如笔意金石味之相对欠缺,通幅“化”开后骨线当显未显,书款之大而随性,色系亦略嫌单一等。为避免过于重复用功,仍为自己规定:为世之识者所认可的某些基本面目,在不与“收敛”这大原则完全违背的情况下,能保持的仍须保持;“简淡”并非不佳,唯其似应为吾辈极晚年方具之面目,今之“收”,仍是为了下一轮之“放”与最终之“收放自如”,因此仅为毋令手生计,时亦当有“率性而为”之举。只此也真可见这“画画儿”一事,远非象常人推想的那般轻松简易。咳,是啊,这世间,习画之人少说也在百万以上,即使各类相关的“专业院校”,也都层出不穷地在培养或曰“制造”着众多的“画手”,而其中得有几许,敢于完全彻底不走那不同程度的“实用美术”之路,却坚持要将这“纯绘画”进行到底!愿固守此路之人,即当世画坛大家吴冠中先生一再所谓之“殉道者”,前景当然是未可知的。这不单要有相当坚韧的意志,亦须具有一种自我测评能力,且是还必须具有坦然迎接各种结局的心理准备。不过,既然真爱于此,且是沉溺此间之乐又堪称是无与伦比——吾尝谓:在有基本生活保证的前提下,画画,确乃日月星辰下最最可为之事——那么,对此还何须顾虑,就朝着自己既定的人生目标缓慢却稳健地走去罢,相信只要不变基本方向,这离目标终会渐近而决非渐远;即使最后未能完全至达那目标,得有一番“夸父逐日”般壮丽的生存体验,这人生也可称是“不虚”了。
理想归理想,实行之际,还得有些具体措施。为此,乃首先从最切实的方面做起,拟定了个“案头八条”如下:

作画时须注意者——

一、随时意存画作入眼之基本形貌,不废其整体视觉效果。
二、视象可求丰富,但行笔必须相对简洁且是肯定。
三、墨色浓淡似应参照西法素描教学般分级,同时不忘宣纸干湿色差与托裱后之情形。
四、任何时候皆牢守画中物象之层次概念,复沓之处必得脉络清晰,其层数一般宜在二三四五间,而整体空间之远中近景象更不得模糊。
五、厚密苍硬间须有相对柔薄之处乃至高光,反之亦然,具体比例则可予斟酌。
六、意存玄色为主而它色为辅之念,兼顾及彩色感,尤当重视其通幅之基本色调关系。
七、一切技术性处理过程中,自始至终避免干扰心境之驰骋纵游。
八、一当可罢笔时,断然罢笔,切忌没完没了,致趋甜熟。

以上是为纯技术层面的。又还有一根本性之艺术风格追求的自我认定:

详略意趣求于宾虹、子庄间,皴染技术跃出傅、李两家外,兼谋潘、吴二公之构架造境,更体味寄萍堂神髓与大风堂气势,并旁涉如莲、秋园之纯然逸兴,由此融入一己文魄诗魂,及毕生生命体验,再另假以天然之拙笨手法,而后看看是否可以渐成独立面目。

自知这目标之难度,先期即已作好准备:此吾画之终极所觅也,即使觅之无果,死于途中而不憾。并识:以一人之力而欲取众多大师之长,宁非痴人说梦;况其各种优长本身,亦或相互抵牾,虽欲杂揉也决不可能。吾言不过愿置身于此上好气场,受其潜移默化影响而已。
另鉴于今世艺术观念已相当复杂,自家之基本态度,亦须明确,方不至自误。乃又认定:

景仰然非直袭而唯扬弃古典艺术,认同与爱好并介入于近现代艺术,关注亦理解却不跟踵于当代及所谓后现代艺术。或换言之:仰止于古典殿堂前,置身于近现代队列,伫足在现当代圈外。

好罢,吾人方当立身就业之际,因时代社会缘故,致一世永居“艺圈”之外的荒丘草泽,却又自得其乐地潜溺在这画道之深海间,了无拘束一世,真是应了“丹青不知老将至”之古语。己身意态既明,心理又久已趋之于平和,那就如此这般,继续在这艺海间畅快地浮游下去。堪谢网络:它毕竟让早在数十年前即已失去了任何发展甚至发言机会的咱,仍有实现自己一生梦想的可能性。这话并非虚妄,今吾人画作资料发布在网络各论坛中,动辄便有成千上万的观者,甚至受到不少识者之热烈赞扬,可为明证。从艺若此,夫复何求。有一点原本几属铁定:那官家岂会为咱封爵授勋?吾辈期望中之所谓“成功”,其实也不过就是在民众中之识者眼内,取得一种相对普遍的承认;至多,吾艺在某种接近社会既成共识之大势下,渐渐亦成为藏家们愿意收藏的玩意儿。成熟之心目待观此事,岂须有那拔苗助长之举,一切唯顺其自然而已。
磨砺至今,久熟之心既已开达平和,艺事于己,不单已与生命密不可分,且是早成为必不可少之养生物事。偶然感及于此,亦悟何以“庖丁解牛”之古典,会出自《庄子·养生主》内。或谓:尔既如此平淡冲和观照己身修为一世之艺,则何又在本文题目中,用以触目惊心之“祭”字也?实则此又有何可怪。吾之祭,乃心灵之诚笃,为事之郑重,以是遥遥祭奠自家那挟此而逝之生命本身耳。
回眸太息,往事如烟。其间毕竟关乎得失成败,又岂得全无恩恩怨怨之事体。老话曰:恩怨分明。为人恩怨分明自是不错。但对这恩怨本身作何对待,人与人之间却相去甚远。以吾今之意:受人恩惠决不敢忘,虽不一定提起,但一经实有机会,则必量己力而予以酬报之。当然也不敢自诩为将是“滴水”与“涌泉”甚的了,但顺其情以随此心罢。而倘是人间某谁有怨于己,只要不是那种非常过分且毫无道理兼之遗害久远的言行,便必须淡忘,至少也不要想着什么“报”与“不报”的。为人如此,方可内心安宁,坦荡荡走自家的路。
还是本身所拟事功之成,方称不负平生夙志。吾当作何行那余生并不可预定其长度之路?想来,亦只得依旧是不弃理想,不忘目标,不变方向,同时也不废其过程。此过程,亦即吾人之生命也,我辈确当为自己每天能鲜活地体验这生命存在而感觉庆幸与欣喜,同时也就心气平和地向着自己的人生目标,亦即生命本身之终极地,一步步走去。吾每意识到己身终将长眠不醒,遂总为时下尚能精神抖擞地醒来感觉庆幸。于是便也就总是带着这庆幸之感,又兴致勃勃地投入到新的一天生活……
二十年前,吾人于己心由苍凉悲慨转向通达平和之际即谓:人生境界,若蚕翻眠。“四眠”之后,通体透亮。是以人称达者,堂曰“蜕心”。今,达某固于这长随吾心之“蜕心堂”内,继续把玩画道连同相关之诗文书艺等,则这生命境界本身,尤须平平静静随心把握。而“境界”一说,又何其可贵也!人生有大而化之之境;一切事功,亦各具其层层递进之境界。当年王静安先生“学问三境界”之谓,堪称此之不易之论。回顾起来,吾人于画,这整整五十年,也算是曾经历过那“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与“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两层境界矣。从今而后,却也真该留意那“灯火阑珊处”,伊人可在焉。
祈乎上苍,赐我慧眼,早见那“巧笑倩兮,美目盼兮”之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TOP↑

6

主题

726

积分

高手进阶

Rank: 3Rank: 3

在线时间
56 小时
威望
671
注册时间
2014-5-7
积分
726
好友
69
帖子
334
UID
995443
发表于 2016-5-27 16:49 |显示全部楼层
关于吾辈《画中游》之新旧文字数则——

旧文:

吾作“画中游笔记”,不觉已近五载(《画中游》写作从2006年春开始,述此短文时为2010年冬)。至前日(庚寅冬至)为止,计已作至第六百七十三篇,所涉己画达八百六十余幅。以一年尚未及“耳顺”之画者,藉文字自述己墨累至此数,若非确于斯二道皆怀极浓之兴趣,自度恐亦难乎及此矣。而扪心思之,此却端又为何?今之天下情势于吾久已洞明,心知一般而言纯操艺文事者,并不能有补益于俗生。然即令如此,这心灵之需求——欲一无俗求自由自在骋游八荒——更何能遏制。兹当称吾自恃为人之根本支柱矣。所幸吾生虽远非富贵,终无衣食住行之虞。既能若此,吾辈尚需媚求于何人;而说到底,何人又可阻挠吾辈心灵之旅程哉!人每言及某事物之发展运行,尝言其当有适宜之环境或状态。窃思之:吾今于艺,可谓恰当其境态欤?既若是,吾更有甚瞻顾,只一如既往于那“大小宇宙”间自在优游便是了。自然,又有道是“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回头再说这《画中游》罢,今既已将此前整整四十年间翰墨作品凡有可言者俱追述殆尽,此后不过是有了新作兼有新感,再行记叙,那自然写作进度必将减缓。此姑预言之:吾至“耳顺之年”,斯记当不低于八百篇,所涉之画则应逾千幅。至若毕其一生,事又如何,那倒真要看上苍与吾之寿数如何了。反正有一点已是铁定:吾生不息,吾之画连同这“画中游”,皆是不可能止停的。呵呵。



——————————————————

新文:

自打萌发以己之文,并冠以“画中游”之称,来叙述个人作画及整个从艺之各种相关情况这样的想法以来,我已经有《画中游——蜕心堂品玩己画笔记》、《画中游附记•西画部份》与《画中游补遗•(远岁拾英)》这样几组文字了。从中可以看到我从事画艺的整个历程。因有了后边的两个,即“附记”与“补遗”,当然那首先便有的主要部份,我就简称其为“正记”。这三大部份,至今已写成的,共有一千三百余篇。“正记”(已写至第1051篇)与现今翰墨之艺同步(自然亦是渐渐“追赶”上的);“附记”(已写至第162篇)记叙自己曾经视之若命、但后来终却基于理性认识而放弃了的西画学习过程,并俗生的各种经历或体验;而“补遗”(已写至第132篇)则是补足中国画学习过程中不应被忽略掉的那一块。现“附记”一般只在自己博客或“空间”内发布,“补遗”则仅始发布于自己的微信公众号;至于“正记”,在网络上久已为众人所关注熟识……


思之:吾辈三个“画中游”——“正记”、“附记”与“补遗”,虽皆源自现实人生与艺术,然其择重点似乎不同。其一,是为俗尘凡世中对于“诗意”或曰“艺文之趣”的寻觅与体验;其二却是借着曾经倾情投入的西画之艺,甚至于有时还会触及侧旁之艺,而展示一个画者在特定时代之凡俗人生中,所经历的各种酸甜苦辣;其三,则又乃是反观一己翰墨之艺的所谓“螺旋式”前进状态,并其间种种困惑与蹉跎,藉此亦体现个人从艺的心路历程。偶然念及于此,击键志之。倒不知关注它们的读者诸君,观看彼等文本之时,是否有这感觉。


                              2016、5、27

•《达人谈艺》片段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TOP↑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Archiver|雅昌艺术网 ( 粤B2-20030053 )

GMT++8, 2017-10-24 06:34 , Processed in 0.138413 second(s), Total 15, Slave 11 queries , Memcache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