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雅昌艺术论坛

广告图片
查看: 2629|回复: 34

真正的宣炉非巨眼莫能辨之

[复制链接]

10

主题

197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在线时间
57 小时
威望
146
注册时间
2012-11-10
积分
197
好友
0
帖子
69
UID
510918
发表于 2017-3-17 12:4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huaixi 于 2017-4-12 11:57 编辑

不同年代的人接触到的宣炉,其皮色的年份肯定是不一的。年份不一,其状态往往是不一的。状态不一,其宣论也就不一。况且同一年份的宣炉在不同时间段、不同状态下,所呈现出的物相也是不一的。物相不一,其宣论也就不一。最为关键的是,人们对宣论的理解认知往往是不一的。正是有了以上的诸多变数,才使得后人不可解悟,以致宣炉真赝莫辩。
以‘’鸡皮纹"为例,‘’鸡皮纹"宣谱未有记载,明中期项元卞亦未提及。在刘侗、冒襄之前从未有人说起过‘’鸡皮纹"。
‘’鸡皮纹"或为好古之人时尚‘’末年色",磨而烧之、烧而复磨,且有宿火常热者,乃火气久所致。此般炼炉之法虽见于明末晚期,但这并不代表前人未曾有过。渗金非鸡皮纹而不能为之,而渗金工艺仅用于补铸钵盂炉,或许,并不是每个宣炉都会出现鸡皮纹。
‘’若是真正旧炉,铜质又高,或者内里现出朱砂、雪片、金星、银点、苍蝇翅种种不同丘壑异色,再兼炉中之造化,真有莫之知而致者"《烧炉新语》吴融。
所谓‘’苍蝇翅",是古人运用特定的表达形式以提高语言表达能力,更好的叙述一个物相抑或一种状态。‘’苍蝇翅"即鸡皮纹,看似吴融、沈氏二人语言描述不一,然所指乃为一物也。
再例如,‘’真色内融"是冒襄首先指出来的,这极有可能是对项元汴‘’宝色内涵"的另一诠释。
‘’炉质(真色)止有青黄赤,而无黑白。"是清人沈氏进一步确认的,项元卞、刘侗、冒襄等人均未提及,没说或许是仅凭肉眼无以为之,条件不允许之缘故。
明末光学仪器制造家孙云球曾制造放大镜、显微镜等几十种光学仪器。孙云球(1628~1662),江苏吴江县人。从 ‘’炉质(真色)止有青黄赤,而无黑白",可知其观察入微,这绝非肉眼所能得之。沈氏极有可能是运用光学仪器得出了以上结论。
‘’宣罏惟色不可为伪,其色黯然,奇光在里,望之如一柔物,可挼掐然。迫视如肤肉内色,蕴火爇之,彩烂善变。伪者外光夺目,内质理疏,稿然矣"刘侗《帝京景物略·城隍庙市》。
“宣炉最妙在色。假色外炫,真色内融,从黯淡中发奇光。火久,灿烂善变。久不著火,即纳之污泥中,拭去如故。假者虽火养数十年,脱则枯槁"冒襄《宣炉歌注》。
黯淡:亦作“黯澹(dān)”。阴沉;昏暗。黯然:阴暗的样子,不明亮的意思。
为何宣炉给刘侗、冒襄的第一印象是这样的?这是因为他们看到的都是敷以蜡色层的宣炉!


1514523084_mh1489308109554.jpg

钵盂炉(蜡茶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TOP↑

10

主题

197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在线时间
57 小时
威望
146
注册时间
2012-11-10
积分
197
好友
0
帖子
69
UID
510918
发表于 2017-3-17 13:01 |显示全部楼层
程大昌 《演繁露续集·蜡茶》:“ 建 ( 建州 )茶名蜡茶,为其乳泛汤面,与鎔蜡相似,故名蜡面茶也。”
溶蜡使其乳化,涂布于铜器表面,即‘’乳泛汤面"。可形成一层半透明蜡状薄膜。
再经揩擦抛光,即‘’擦以棕帚揩以布帛",器物表面就能产生光泽,显得光亮滑爽,似少女肌肤一般。
其乳泛于器物表面之上,其色呈于乳状薄膜之下,持此状态,可保护宣器肤色稳定、经久而不致外因侵蚀、磨损擦伤。
古人叙事言简意赅,用词准确。高濂以‘’蜡色可爱",一言概之。
色种种:仿宋烧斑者,初年色也(尚沿永乐罏制);蜡茶本色,中年色也(中年愈工,谓烧斑色掩其铜质之精,乃尚本色,用番硵浸擦熏洗为之);本色愈淡者,末年色也(末年愈显铜质,着色愈淡)《帝京景物略·城隍庙市》。
烧斑色为本色,本乃世间万物之内在。
本色由内而生,即是色溶于其质,‘’铜质之精"即指铜质骨内之本色。
即如此,何来本色掩其铜质之本色的道理?
烧斑色久置著尘,或经烈火,便易枯黑。朱红色衰变转紫且平整光滑地完全呈现于器表之上,即栗壳色,同‘’绀黛"(紫黑)。
且衰变的暗红色朱砂斑能孳生新斑――铜绿,铜绿为暗红色朱砂斑的伴生锈,是有害锈斑,铜绿入骨则形成大小糟坑,宣炉铜质虽致密但亦有被锈蚀掉的可能。
所谓的‘’烧斑色掩其铜质之精",非是本色掩其铜质之精,而是本色的衰变体及其伴生锈铜绿掩其铜质之精。
刘侗阐述本色之厄有二: 嘉、隆前有烧斑厄,近有磨新厄。二者都对宣炉原有本色造成了不可挽回的损害,而唯独嘉、隆后流行的蜡茶色没有破坏原有本色!这本是显而易见的,却被世人无视了几百年,此为解密本色渐变转换的关键所在。
我们已知,蜡茶色工艺可形成一层半透明蜡状薄膜,用来保护淡雅本色,也就是说,非金态薄膜下的本色首先须保证是原有本色而不能受到破坏,让我们看看古人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
《池北偶谈· 宣炉注》:“中年嫌其掩炉本质,用番卤浸擦薰洗易为茶蜡。”
《孔颖达·周易正义》夫易者,变化之总名,改换之殊称。
易:改变;变换。也就是说,要通过浸擦薰,将衰变后掩盖了本色的炉色重新转换,使其能显露出原有之本色。
前面已提到,所谓的‘’烧斑色掩其铜质之精",非是本色掩其铜质之精,而是本色的衰变体及其伴生锈掩其铜质之精。
蜡茶工艺就是通过‘’擦以棕帚揩以布帛",经反复的盘磨及浸擦熏洗,将烧斑色的衰变体及伴生锈清除掉,使之显露出原有的本色,最终转换得到的即是黄与红的中间色――浅棕红色。
浅棕红色其实就是项元汴本色三种之秋葵的呈色,敷以非金态半透明薄膜,即是刘侗提及的‘’中年色"――蜡茶本色。

DA12704DC8EAD322529C03765F6E2F60_mh1489726500610.jpg

秋葵花色


130852m7krqciwrwwiw33q.jpg.thumb_mh1489215312871.jpg

建茶茶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TOP↑

10

主题

197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在线时间
57 小时
威望
146
注册时间
2012-11-10
积分
197
好友
0
帖子
69
UID
510918
发表于 2017-3-17 13:07 |显示全部楼层
蜡茶色,建茶茶汤为其本色,敷蜡于其上为其质地也。我们已经知道了非金态半透明薄膜下的本色就是秋葵花色,其色明亮、鲜艳。问题是,敷蜡于其上后,蜡茶色给人的视觉感官如何?其真正的呈色到底是什么?!
‘’宣铸多用蜡茶、鏒金二色。蜡茶以水银浸擦入肉熏洗为之"。
‘’或作鏒金,或就本色,传之迄今,色如蜡茶,亦为黑色,人多喜之"。
高濂在《遵生八笺·燕闲清赏笺》中指出,蜡茶其色为黑。
《宣炉汇释》将宣德炉颜色分别诠释,并指出,蜡茶色即为深杏黄带黑色。
这与刘侗、冒襄的叙述是较一致的。

IMG_20170310_102007_mh1489217713228.jpg

显微下的蜡色层

从‘’迫视"一词可以想见,视觉角度的变动直接影响了宣炉皮色的变化,这极有可能是光的变化决定了宣炉皮色的明暗,恰当的光使得古人窥见到了原本黯然的蜡色层下的奇色异象。且这种转化变动是极大的,给人一种前所未有的视觉冲击,或许是无以言表吧,二人均用到了‘’奇光"一词。这种奇光是从黯淡的蜡色层下由内而发的,由此可知,这层蜡色是呈半透明状的,透过这层半透明的薄膜细看去,蜡与色似乎已交融在一起,若肤肉内色一般。也可以说,‘’色"就如同瓷器的釉下彩,‘’蜡"则相当于瓷器的瓷釉。
当我们看到蜡茶色的宣炉时,它给我们的第一印象与我们已掌握到的宣炉知识往往是不对应的。远而观之,静态皮色黯于其外;近而迫视,奇色异象融于其内。蜡茶色宣炉非巨眼莫能辨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TOP↑

10

主题

197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在线时间
57 小时
威望
146
注册时间
2012-11-10
积分
197
好友
0
帖子
69
UID
510918
发表于 2017-3-17 13:53 |显示全部楼层
旧有传闻,真宣灿若黄金。其实这与‘’阳迈"无关,并不关乎‘’皮色"什么事。真正的宣德炉必是足底踩‘’黄金"!
项元汴《宣炉博论》云:‘’吴下独重藏经、蜡茶二色。以其色淡雅,熏燎既久,敷色渐磨,铜质显露如良金。"
只有时间长了敷色经盘磨渐而磨损,犹若黄金般的铜质才会显露出来。
赵汝珍《古玩指南》:‘’故鉴别之首要即翻视底足所露出之铜,设质地不佳,其他均不必研究,其为伪造可断言也。"
本人则总结如下:以型款可断宣炉优劣,以色质立辩宣三真伪。翻看圈底露铜之处,以鉴其质;盘磨干净蕴火热之,以辩其色。


528381249.jpeg



58EDBD237DB67F1BB5AE75EC61341B4A_mh1489729669902.jpg


D8C81A404E0285F012F31E3115A806A6_mh1489729565222.jpg


4591B7C261E0B5AAF9EB7E30E657E2E8_mh1489729554142.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TOP↑

10

主题

197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在线时间
57 小时
威望
146
注册时间
2012-11-10
积分
197
好友
0
帖子
69
UID
510918
发表于 2017-3-17 15:19 |显示全部楼层
292562977.jpeg

1037491923.jpeg


IMG_20170310_100038_mh1489388133095.jpg


真宣炉内是有显色物质的!本色者,由内而生也。真色者,入而能出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TOP↑

10

主题

197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在线时间
57 小时
威望
146
注册时间
2012-11-10
积分
197
好友
0
帖子
69
UID
510918
发表于 2017-3-17 16:31 |显示全部楼层
高濂《遵生八笺·燕闲清赏笺》 :‘’宣铸多用蜡茶、鏒金二色。蜡茶以水银浸擦入肉熏洗为之。鏒金以金铄为泥,数四涂抹,火炙成赤,所费不赀,岂民间可能彷佛?"
王应奎《柳南随笔》:‘’中年用番卤浸擦熏洗,易为茶蜡,亦间有渗金者。"

366360809_mh1489405916063.jpg


1716656583_mh1489405950330.jpg


390074421_mh1489405974725.jpg


297784890_mh1489406028678.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TOP↑

10

主题

197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在线时间
57 小时
威望
146
注册时间
2012-11-10
积分
197
好友
0
帖子
69
UID
510918
发表于 2017-3-17 16:47 |显示全部楼层
《宣德彝器图谱·卷五》:“大钵盂炉有本色、渗金二种"。大钵盂炉即是「本身栗壳色朱砂斑金银大雨雪点」之炉色(卷十七页四)
  由此可知,本色、渗金二种,工艺制作程序大致相同,唯有渗金炉是在本色炉基础上,再以真金烁泥,水银和之薰擦入骨,其规格等级应在本色炉之上。


88579622.jpeg


2117225538.jpe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TOP↑

10

主题

197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在线时间
57 小时
威望
146
注册时间
2012-11-10
积分
197
好友
0
帖子
69
UID
510918
发表于 2017-3-17 17:0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huaixi 于 2017-3-17 17:16 编辑

骨内显色物质可通过微细裂缝快速析出。其色上火即起,其迹形如鸡皮,此为真宣独有之识别特征。


IMG_20170310_102451_mh1489409522342.jpg


IMG_20170310_102506_mh1489409504739.jpg


496204085.jpeg


156759525.jpe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TOP↑

10

主题

197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在线时间
57 小时
威望
146
注册时间
2012-11-10
积分
197
好友
0
帖子
69
UID
510918
发表于 2017-3-18 12:59 |显示全部楼层
 “石叟,明僧人。并不详其姓名里居,善制嵌银铜器,所作多文人几案间物,‘精雅绝伦’。款‘石叟’二字多在底,体兼篆隶,亦朴拙无俗韵。"(梦窗小牍)

958879065_mh1489394446871.jpg


1598212535_mh1489394427235.jpg


1730951025_mh1489394306898.jpg


417522624_mh1489394368640.jpg


909323373_mh1489394464649.jpg


1868262624.jpeg


前人著述惜字如金,力求简洁。“体兼篆隶”之兼,兼而有之,乃并也,同时具有之意。后人往往理解有误,后仿石叟二字落款多取篆体,或取隶书,岂不知石叟真器落款应篆隶二体同时兼有。石叟真器手工挑槽,老器日久擦拭保养,所嵌银丝多氧化无光泽。鉴定石叟真伪,嵌银丝落款犹为紧要,在高倍放大镜下观察,器身银丝呈箭簇状连续成线,收笔处多似断似连,注重笔划缓急,使之纹饰流畅自然。而落款所嵌银丝较之器身要更为纤细工整,所嵌银丝几乎成直线状,可谓细如发丝,虽几不可见,但笔画、结体间却又不乏书法情趣。石叟仿器落款书体较随意,欠工整而不严谨,多恶俗而无雅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TOP↑

10

主题

197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在线时间
57 小时
威望
146
注册时间
2012-11-10
积分
197
好友
0
帖子
69
UID
510918
发表于 2017-3-18 14:03 |显示全部楼层
宣德三年补铸之钵盂炉即是传说中的紫金钵盂。


十诵律云:‘’钵是诸佛标志,不得恶用"。佛在苏摩国,赐内府佛堂及天下名山寺院钵盂彛炉 ,当以西洋番料如法作(苏摩)钵,以遵佛制。
钵盂非铜。‘’如外道之使用铜钵,则犯突吉罗"。仅准许使用铁钵、瓦钵、苏摩钵。凡金银七宝、牙、铜、石、木等并是非法,义须毁之。

补铸并奉施给内府佛堂及天下名山寺院的数百座大钵盂炉是无款的。

钵盂‘’治厚物令薄而作器",其器底与壁薄而均一。
‘’钵盂非廊庙之器"。天下佛寺僧所之供养器具均不属于‘’在朝廷者"。
又者,‘’沙门尘外之人,不应致敬王者"。试想修行僧众托钵受食,默念‘’究竟清净,空无烦恼"时,掌中却是托有一大明宣德款的,这似与佛律并不相合。
严氏之炉皆系劫取宣炉之无款者,充为己有,非其所制。无款宣炉若过百,这便不是数量有限的样炉所能解释的,赐内府佛堂及天下名山寺院的,有无年款是关键所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TOP↑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Archiver|雅昌艺术网 ( 粤B2-20030053 )

GMT++8, 2017-10-17 22:56 , Processed in 0.159528 second(s), Total 18, Slave 13 queries , Memcache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