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雅昌艺术论坛

查看: 2430|回复: 41

故宫将展张伯驹所捐国宝。

[复制链接]

1236

主题

4万

积分

顶级专家

Rank: 5Rank: 5

在线时间
4255 小时
威望
39527
注册时间
2014-2-4
积分
43782
好友
0
帖子
21351
UID
947590
发表于 2018-3-12 19:44 |显示全部楼层
故宫将展张伯驹所捐国宝,单霁翔一直感念于心2018年03月12日 11:15[url=]微博[/url][url=]微信[/url][url=]空间[/url][url=]分享[/url][url=]添加喜爱[/url]94



  澎湃新闻记者肖永军 报道

  “澎湃新闻”获悉,故宫博物院筹备甚久的“张伯驹捐献文物精品展”或将在今春展出。

  张伯驹是我国近现代著名的文物收藏家。他收藏中国古代书画,最初是出于爱好,后来则是为了保护重要文物不外流。为了收购晋代陆机的《平复帖》、隋代展子虔的《游春图》等,不惜花费重金,变卖家产,甚至四处借贷。1956年,张伯驹与夫人潘素从30年的收藏中选出晋代陆机的《平复帖》、唐代杜牧的《张好好诗》等8件精品,无偿捐献给国家。国家特颁发“褒奖状”给张伯驹夫妇,表彰其对文物保护与捐献的卓著贡献。故宫博物院共计收藏有张伯驹《丛碧书画录》著录的古代书画22件,几乎件件堪称中国艺术史上的璀璨明珠。

  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此前曾专门撰文表示,对于张伯驹的贡献,故宫博物院一直感念于心。自1998年张伯驹先生诞辰100周年以来,故宫博物院及相关机构陆续推出了系列纪念活动,以深切缅怀其高尚的品格,纪念其化私为公的奉献精神和对我国文化事业做出的巨大贡献。故宫博物院将永远铭记这位一生为国宝永存神州,做出了非凡贡献的传奇人物。

年轻时的张伯驹及夫人潘素

  张伯驹(1898—1982年),原名张家骐,字丛碧,号游春主人、好好先生,河南项城人。工诗词书画,对戏剧亦有研究,著有《丛碧词》、《红毹纪梦诗注》等书。1918年毕业于袁世凯混成模范团骑兵科,毕业后任安武军全军营务处提调、陕西督军公署参议,后任盐业银行董事、总稽核。抗日战争胜利后,历任华北文法学院教授、故宫博物院专门委员、北平市美术分会理事长。新中国成立后任国家文物局鉴定委员会委员、第一届北京市政协委员。1962—1966年任吉林省博物馆副研究员、副馆长。1972年被聘为中央文史馆馆员。1982年2月26日病逝于北京。张伯驹早年即喜收藏,所藏法书名画甚众,多为旷世绝品。新中国成立后,他将藏品捐献给国家,这些藏品大部分入藏故宫博物院。

  如晋代陆机《平复帖》是我国传世文物中最早的一件名人手迹;隋代展子虔《游春图》为传世最早的一幅独立山水画。其余如唐代杜牧《张好好诗》、唐代李白《上阳台帖》、宋代黄庭坚《诸上座帖》、宋代赵佶《雪江归棹图》等,都是我国艺术史上的重要文物。这其中,陆机《平复帖》、唐代杜牧《张好好诗》、宋代范仲淹《道服赞》、宋代黄庭坚《诸上座帖》等8件古代法书精品是1956年由张伯驹、潘素夫妇捐赠国家的,国家文物局后调拨故宫博物院;隋·展子虔《游春图》、宋代赵佶《雪江归棹图》、明代唐寅《王蜀宫妓图》等是张伯驹让与国家,国家文物局收购后陆续调拨故宫博物院的;唐·李白《上阳台帖》则系张伯驹赠与毛泽东主席,1958年中央人民政府主席办公室将其调拨故宫博物院。另外,故宫博物院还于1959年购买了张伯驹曾收藏的宋·赵孟坚《行书自书诗》。

唐 李白《上阳台帖》 故宫博物院馆藏

  这其中,关于《平复帖》和《游春图》的收购,张伯驹最为庆幸与得意。《平复帖》入手后,遂把自己的书房唤做“平复堂”;而得到《游春图》后,自己便号为“游春主人”。当然,为此也留下了惊心动魄的故事。

  三购《平复帖》

  《平复帖》是20世纪30年代张伯驹参观湖北赈灾书画展览会时遇到的,这件作品长不足一尺,只有9行草书,古朴之貌,实为传世书法所未有。前有白绢墨笔题签,笔法风格与《万岁通天帖》中每家帖前小字标题相似,显然这是唐人所题。唐人题签旁边又有宋徽宗用泥金所书的瘦金体题签,下押双龙小玺。另外画面上有“宣和”、“政和”等历代的收藏印记。

西晋 陆机《平复帖》 故宫博物院馆藏

  张伯驹可谓一见倾心,然后便托古董商人韩某向《平复帖》的主人末代王孙溥儒询问转让价格。得到的回复是,溥心畬开价银元20万。当时张伯驹没有那么多钱,只好作罢。但是心有不甘。想想在这之前,溥心畬所藏的唐人韩幹画作《照夜白图》被日本人买走,而后又转手卖给了英国古董商人戴维德,自此流失海外(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又被美国大都会博物馆购得)。

东晋 王羲之 《姨母帖》辽宁省博物馆藏(《万岁通天帖》卷首)

  后来,叶恭绰举办“上海文献展览会”,张大千、张伯驹都出席参加。此时张伯驹又请张大千向溥心畬说合,愿以六万大洋求购。但溥心畬的回复依然是要价20万,又作罢。

  1937年腊月,溥心畬母亲去世。当张伯驹得知溥心畬为母治丧急需用钱的消息后,便拜托傅增湘促成收购《平复帖》的事情。张伯驹也不想乘人之危,就表示“溥先生急用钱,我可帮助一万元,《平复帖》权当抵押之物”。没想到,溥心畬的意思是不用抵押了,直接要价四万大洋。如此三次求购,《平复帖》终于到了张伯驹手中。

《平复帖》唐人题签与宋徽宗泥金题签

  而后,为了躲避日本人对这件宝物的觊觎,他携家人南逃,《平复帖》被他缝入衣被,片刻不离身。到了上海,他仍因为自己的收藏遭到绑架,但他宁被“撕票”,也不交出国宝,僵持近8个月,夫人四处筹措了20根金条,才把他赎回来。

  在捐献《平复帖》二十二年后,张伯驹在《陆士衡平复帖》一文中写到,“在昔欲阻《照夜白》出国而未能,此则终了宿愿,亦吾生之大事。而沅叔先生(傅增湘)之功,则更为不可泯没者也。”

  卖房产,留住《游春图》

  如果说《平复帖》的收得是终了张伯驹一个宿愿,那么购藏《游春图》则是他最为振奋的事情。

隋代 展子虔《游春图》 故宫博物院馆藏

  《游春图》为隋代大画家展子虔所绘,画面题签为宋徽宗所书。因此,自宣和以迄元明清,流传有绪。又证以敦煌石室,六朝壁画山水,与此卷画法相同。此画民国初为北京古董商人马霁川所得。张伯驹得知后,立刻前往探询。不料,马霁川要价八百两黄金。对于这样珍贵的文物,张伯驹认为不宜私人收藏,更不能使其流失海外,应归故宫博物院。于是找到当时留守北京的故宫博物院院长马衡,表示故宫应该将此画买下。而得到马衡的回复是“故宫博物院经费困难,难以周转。”无奈之下,张伯驹自己去找马霁川,向他讲了此卷流传历史及其重要价值,并警告:“此卷不能出境,以免流失海外。”马霁川此时并不一定听张伯驹的,但也心存顾虑,不敢轻易让出此卷。后经张伯驹的好友墨宝斋主人马宝山出面洽商,最终以二百两黄金谈定。

  但1945年的张伯驹屡收宋元巨迹,手头拮据,哪里还有这二百两黄金。情急之下,只好忍痛将弓弦胡同原购李莲英的一处占地十三亩的房院出售,凑足二百二十两黄金。为什么是二百二十两?是因为在交易过程中,马霁川借口黄金成色不对,又追加二十两黄金。但金额依然不够。最后,画卷还是归张伯驹所有,剩下的金额分期再付。后来由于种种原因,也没有再支付。

张伯驹、潘素夫妇作画

  1952年,张伯驹将展子虔的《游春图》以购买时之原价让与了故宫博物院。

  ——————

  延伸阅读

  张伯驹(1898—1982年),原名张家骐,字丛碧,号游春主人、好好先生,河南项城人。在诗词、书法、绘画、京剧、古琴等方面也造诣精深,著有《丛碧词》、《红毹纪梦诗注》等书。他的父亲张镇芳是袁世凯哥哥的内弟,曾历任清末和中华民国高官,后来又担任盐业银行经理和董事长。1918年他毕业于袁世凯混成模范团骑兵科,毕业后任安武军全军营务处提调、陕西督军公署参议,后任盐业银行董事、总稽核。抗日战争胜利后,历任华北文法学院教授、故宫博物院专门委员、北平市美术分会理事长。新中国成立后任国家文物局鉴定委员会委员、第一届北京市政协委员。1962—1966年任吉林省博物馆副研究员、副馆长。1972年被聘为中央文史馆馆员。1982年2月26日病逝于北京。张伯驹早年即喜收藏,所藏法书名画甚众,多为旷世绝品。新中国成立后,他将藏品捐献给国家,这些藏品大部分入藏故宫博物院。

  近年来,中国古代字画的拍卖市场,动辄拍出数千万甚至过亿元的“天价”。在这些传世珍品演绎的荣耀和财富传奇之外,张伯驹的名字似乎显得遥远而落寞。

  有人评价,即使是半个世纪后的今天,故宫博物馆收藏的字画中,无论是艺术价值,还是市场价格,都“罕有能超过1956年张伯驹无偿捐献之物”,“他捐献的任何一件东西,用什么样的形容词来形容它的价值,都不为过。”以下是部分张伯驹捐献给故宫博物院的古代书画作品。

  1。西晋陆机《平复帖》

  张伯驹花费银元4万购得

西晋 陆机《平复帖》 故宫博物院馆藏

  为西晋大文人陆机手书真迹,距今已有近1700年,比王羲之的手迹还早七八十年,是现今传世墨迹中的“开篇鼻祖”。它长不足一尺,只有9行字,却盖满了历代名家的收藏章记,朱印累累,满纸生辉,被收藏界尊为 “中华第一帖”。

  2。隋代展子虔《游春图》

  张伯驹220两黄金购得

隋代 展子虔《游春图》 故宫博物院馆藏

  为隋代大画家展子虔所绘,距今1400多年,被认为中国现存最早的一幅画作,历代书画界都将其奉为绝无仅有的极品,有人称它是“国宝中的国宝”。《游春图》画卷长二尺有余,运笔精到,意趣无限,素有“天下第一画卷”的美称。

  3。五代南唐董源《潇湘图》

五代南唐 董源《潇湘图》 故宫博物院馆藏

  本幅无款印。引首有董其昌行书题记,后隔水有王铎跋,后幅有董其昌跋二则及袁枢跋。钤有明“典礼纪察司印”朱文半方,清卞永誉、安岐、嘉庆、宣统内府等鉴藏印记。

  此图经明代董其昌鉴定,认为是董源的真迹。作者以江南的平缓山峦为题材,取平远之景,江上有一轻舟飘来,江边的迎候者纷纷向前。中景坡脚画有大片密林,掩映着几家农舍;坡脚至江水间有数人拉网捕鱼,生机盎然。

  董源是隋唐五代时期著名画家,在中国艺术史上影响深远。他的存世真迹极少,目前国内仅有三件,分别收藏于北京故宫、上海博物馆和辽宁省博物馆。这件受损的《潇湘图卷》是故宫收藏的唯一一件董源真迹,属于一级甲等文物,极为珍贵。

  2008年5月,正在故宫武英殿书画馆进行的“故宫藏历代书画展”突然闭馆一天,对外宣称是因为内部装修,而真实原因却是因为其中展出的一件国宝级文物——五代董源的《潇湘图卷》原迹,被展柜上部的滴水淋湿,致使受损处裱纸开粘。受损部位正好在画幅核心部位的舟船上。可悲可叹!!!

  4。五代 方从义《武夷山放棹图》

五代  方从义《武夷山放棹图》 故宫博物院藏

  方从义,字无隅,号方壶,不芒道人,鬼谷山人等,贵溪(今江西贵溪)人。道士,居江西信州(今上饶)龙虎山上清宫。工诗文,善古隶、章草。画山水师法董源、巨然、米芾父子,后自成一家。所作云山,大笔泼墨,苍润浑厚,取势奇险。生卒年不详。此图表现福建武夷山勝景。奇峰突起,山下层林断岸,溪涧幽深,一叶轻舟飘流游览。以草书笔法勾勒,兼以淡墨轻染,与常见水墨云山画法不同。全幅布局奇特,得武武夷九曲之险。虽自谓仿巨然笔意,但更多的是方氏自己的风格。本幅右上自识[武夷放棹]隶书四字。左方又题[敬堇签宪周公,近采蘭武夷,放棹九曲,相别一年,令人翘企。因仿巨然笔意图此,奉寄仲宣幸达之。至正已亥冬方壶寓乌石山识]。钤[方壶清隐]白文印。按已亥为公元一三五九年。曾经清安岐和清内府收藏。《大观录》、《式古堂书画汇考》、《宝迂阁书画录》著录。

  5。唐杜牧《张好好诗》

唐 杜牧《张好好诗》故宫博物院藏

  美人迟暮,难免令人唏嘘伤感。一千二百年前,唐代诗人杜牧为歌妓张好好挥笔赋诗一首,成为了我们能见到的这位著名诗人留存于世的唯一墨迹。大诗人杜牧留存于世的唯一墨迹——《张好好诗》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张伯驹5000多大洋收之。

  《张好好诗》卷由宋徽宗赵佶题名,见于《宣和书谱》卷九,并钤有宋徽宗诸玺印,保存着当时内府装潢式样。后曾递藏于宋代贾似道、明代项元汴、张孝思、清代梁清标等人,乾隆年间入藏内府。1924年,逊帝溥仪将此卷携出宫外,流散于东北。1950年,琉璃厂论文斋老板靳伯声的弟弟在东北得到此卷,带来北京,转手持往上海。著名大收藏家张伯驹先生得知此消息后,急托墨宝斋马保山先生追寻此卷,以免此卷流失海外。幸得上天眷顾,诗卷寻得,张伯驹先生以重金购回,内心狂喜,每晚睡觉都置于枕边,如此数日,爱不释手。1956年,张伯驹先生将此杜牧所书《张好好诗》卷捐赠政府,珍贵文物重为故宫博物院收藏。

  6。宋范仲淹《道服赞》卷  

  张伯驹花费黄金110多两购得。

宋 范仲淹《道服赞》卷  故宫博物院藏

  此帖是范仲淹为同年友人“平海书记许兄”所制道服撰写的一篇赞文,称友人制道服乃“清其意而洁其身”之举。宋代文人士大夫喜与道士交往,“道家者流,衣裳楚楚。君子服之,逍遥是与。”穿着道服,遂成一时风气。此卷行笔清劲瘦硬,结字方正端谨,风骨峭拔,颇具王羲之《乐毅论》遗意。时人称此帖“文醇笔劲,既美且箴。”据考证此帖作于宋仁宗皇祐四年(1052年)以前。此赞经《铁网珊瑚》、《清河书画舫》、《清河见闻表》、《式古堂书画汇考》、《平生壮观》、《大观录》、《墨缘汇观》、《石渠宝笈初编》等书著录。刻入明文徵明《停云馆帖》、乾隆朝《三希堂法帖》等法帖。曾经宋范氏义庄,清安岐、清内府,近人张伯驹等收藏。1956年张伯驹先生将其捐献故宫博物院。

  7。唐李白的《上阳台帖》

  《上阳台帖》笔势较为豪放、雄浑、又含飘逸之气,倒颇符合李白诗歌风格。引首清高宗弘历楷书题“青莲逸翰”四字,正文右上宋徽宗赵佶瘦金书题签:“ 唐李太白上阳台”一行。后纸有宋徽宗赵佶,元张晏、杜本、欧阳玄、王馀庆、危素、驺鲁,清乾隆皇帝题跋和观款。卷前后及隔水上钤有宋赵孟坚“子固”、“彜斋”、贾似道“秋壑图书”,元“张晏私印”、“欧阳玄印”以及明项元汴,清梁清标、安岐、清内府,近代张伯驹等鉴藏印。伯驹非常喜爱此帖。李白狂放不羁,开一代浪漫主义的诗风,其书法被诗名所掩。《宣和画谱》载:“白尝作行书,字画尤飘逸。”他的这幅墨迹诗文为:“山高水长,物象千万,非有老笔,清壮何穷。十八日上阳台。太白。”帖面苍劲雄伟之中,见姿媚挺秀,一如李白豪放、俊逸的诗风。真是诗如其人,书亦如其人。

  伯驹割爱,通过统战部徐冰同志将此帖转呈毛主席,并在附信中写到:“现将李白仅存于世的书法墨迹《上阳台帖》呈献毛主席,仅供观赏……”

  毛主席收到此帖,观赏数日,也十分爱惜,后嘱中共中央办公厅转交故宫博物院珍藏。毛主席亲嘱中办给这位收藏家代写感谢信一封,并附寄一万元人民币。

  8。 宋黄庭坚《诸上座帖》

北宋 黄庭坚《诸上座帖》 故宫博物院馆藏

  北宋黄庭坚书。纸本。草书。此帖系写给其友李任道的信札,内容为介绍五代时金陵禅宗僧文益的语录。笔法圆劲,气势苍浑雄伟,学怀素而有自己风格,为晚年代表作。款署“山谷老人书”,朱文铃“山谷道人”一印。后纸有明吴宽,清梁清标题跋。《清河书画舫》、《庚子销夏记》、《式古堂书画汇考》、《石渠宝岌初编》等二十九部书著录。现藏故宫博物院。

  9。赵佶《雪江归棹图卷》

北宋 赵佶《雪江归棹图卷》 故宫博物院馆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TOP↑

135

主题

5122

积分

顶级专家

Rank: 5Rank: 5

在线时间
882 小时
威望
4241
注册时间
2017-10-22
积分
5122
好友
1
帖子
3175
UID
2165020
发表于 2018-3-12 19:45 |显示全部楼层
大写的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TOP↑

41

主题

2916

积分

行家里手

Rank: 4

在线时间
866 小时
威望
2051
注册时间
2017-5-10
积分
2916
好友
11
帖子
1997
UID
1758177
发表于 2018-3-12 19:51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TOP↑

366

主题

3万

积分

顶级专家

Rank: 5Rank: 5

在线时间
1990 小时
威望
35460
注册时间
2016-5-7
积分
37447
好友
50
帖子
18616
UID
1528970
发表于 2018-3-12 19:58 |显示全部楼层
低级错误,方从义是元代的,如何写成五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TOP↑

132

主题

8899

积分

顶级专家

Rank: 5Rank: 5

在线时间
912 小时
威望
7988
注册时间
2016-1-31
积分
8899
好友
11
帖子
7555
UID
1476644
发表于 2018-3-12 19:58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TOP↑

124

主题

2万

积分

顶级专家

Rank: 5Rank: 5

在线时间
4232 小时
威望
16912
注册时间
2013-11-5
积分
21144
好友
41
帖子
17221
UID
908427
发表于 2018-3-12 20:06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TOP↑

3465

主题

6万

积分

功勋会员

Rank: 7Rank: 7Rank: 7

在线时间
12282 小时
威望
51043
注册时间
2008-4-8
积分
63324
好友
46
帖子
43443
UID
110621
发表于 2018-3-12 20:17 |显示全部楼层
这些字都好难看

,,,,,竟然还有2008年5月,正在故宫武英殿书画馆进行的“故宫藏历代书画展”突然闭馆一天,对外宣称是因为内部装修,而真实原因却是因为其中展出的一件国宝级文物——五代董源的《潇湘图卷》原迹,被展柜上部的滴水淋湿,致使受损处裱纸开粘。受损部位正好在画幅核心部位的舟船上

点评

鐵筆如意  lin shi gong gan de!  发表于 2018-3-13 01:09
明窗净几 罗列布置 篆香居中 佳客玉立相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TOP↑

983

主题

6万

积分

功勋会员

Rank: 7Rank: 7Rank: 7

在线时间
13376 小时
威望
48525
注册时间
2008-8-9
积分
61900
好友
54
帖子
30827
UID
129221
发表于 2018-3-12 20:34 |显示全部楼层
20万大洋   800两黄金
。。。
偶尔怀古   偶尔恍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TOP↑

1993

主题

4万

积分

顶级专家

Rank: 5Rank: 5

在线时间
8181 小时
威望
34025
注册时间
2011-1-6
积分
42205
好友
244
帖子
38960
UID
521003
发表于 2018-3-12 20:37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TOP↑

983

主题

6万

积分

功勋会员

Rank: 7Rank: 7Rank: 7

在线时间
13376 小时
威望
48525
注册时间
2008-8-9
积分
61900
好友
54
帖子
30827
UID
129221
发表于 2018-3-12 20:45 |显示全部楼层
一、 关于《游春图》的买卖经过

许多失实文章中都说张伯驹先生是从霁川先生手中直接购得《游春图》,并绘声绘色的描写了二人如何面对面的进行谈判、如何讨价还价。霁川先生被描绘成张口漫天要价、老奸巨猾毫无道德诚信的奸商无赖。那么事实情况是如何呢?

1、《游春图》并非马霁川一人所有,而为六股共有

北京琉璃厂古玩名家陈重远先生所著《古玩谈旧闻》(北京出版社 1996年10月出版)一书中有"《游春图》在古董商中的买卖经过"的专题,准确叙述了《游春图》的收购过程和其物权归属问题。

当时的情况是琉璃厂墨宝斋的穆蟠忱邀玉池山房马霁川和文珍斋冯湛如(冯派徒弟赵志诚代为前往)同去长春收货,此次共购得字画十余幅,其中就包括《游春图》。三人回京时在沈阳停留,受到崇古斋经理李卓卿的接待。因李曾帮穆卖过一幅范仲淹《道服赞》字卷而未收中介佣金,穆为还此人情,故主动提出邀李合作做《游春图》这号生意。这样,一幅《游春图》以穆蟠忱为主,伙货的有崇古斋、文珍斋和玉池山房。四家共同销售。而李卓卿这一伙实际又分三股,他和魏丽生、郝葆初有前约,不论谁在东北买货,都要三人合作,所以实际上伙货的是六家,即当时购得的《游春图》为六家共有。

2、马霁川没有单独处置《游春图》的权力

做为股东之一的霁川先生并没有擅自决定出售《游春图》的动意和权力,这既是当年古玩界的行规,也是作为民选古玩商会会长的霁川先生身体力行其所倡导的"同行参与、有利共享"职业操守的具体体现。

《游春图》的股东之一、也是当时买卖的直接经手人李卓卿先生于1991年2月21日提供了关于《游春图》的书面证实材料(以下简称"书证材料"),其中第三条明确指出"任何一位股东都没有单独处置《游春图》的权力"。由此可以看出,要卖《游春图》,必须经过六家股东共议达成共识后才可进行。

3、买卖是通过中间人进行的,并非直接交易,整个过程中马霁川从未与张伯驹直接接谈

这票生意的实际交易过程是通过中间人马宝山先生进行的,并不是很多失实文章所说的由张(伯驹)、马(霁川)直接交易。整个过程中张马从未直接接谈。霁川先生的后人曾专程向马宝山先生求证此事,马老对此直言不讳。

《中华遗产》2004年第2期刊有马宝山先生的公子马国庆所著《长春救宝记》一文。文中明确指出:张伯驹得知《游春图》下落后,很想购买,他是名闻中外的古董书画大收藏家,陆机《平复帖》、李白《上阳台帖》、杜牧《张好好诗》、范仲淹《道服赞》、宋徽宗《雪江归棹图》等,皆是他巨金购得。张伯驹和我父亲是至交,苦于与马济(霁)川不能接谈,乃同邱振生托我父亲成全此事。

陈重远先生也在其《古玩谈旧闻》一书中叙述了他和当事人之一的邱震生先生间的这段谈话:"1987年,邱震生80岁生日时,他同作者(陈重远)聊起了四十多年前这段往事。他说'我一生不吸烟不喝酒、不二色,是正经的古玩行人。张伯驹了解我这个人,当年他买《游春图》是我介绍他去找马宝山的。后来我才知道,《游春图》的交易,马宝山是做了中介人,因为他没伙货。'"。

而当时的代表卖方的也不是马霁川,而是李卓卿先生。李老在"书证材料"中的第四条中明确指出:"当时卖给张伯驹时,是由马宝山为中间人,我为卖方代表"。

陈重远先生的书中也印证了这一点。邱震生老先生曾对陈说:那时候谁买到好货都不说,做这路生意很秘密。长春那批字画有两幅是国宝,一幅展子虔《游春图》,一幅是范仲淹的手书《道服赞》,都是被穆蟠忱得到手,后来都卖给了张伯驹。《道服赞》先由穆蟠忱卖给靳伯声,后由靳伯声卖给张伯驹。《游春图》是由李卓卿亲手卖给张伯驹的。

陈重远先生在书中还详细叙述了一段与当事人之一李卓卿先生的对话:1992年春节去给时年82岁的李卓卿老先生拜年时,聊起了《游春图》,作者(陈重远)问:"李大叔!经您手卖给张伯驹的《游春图》,现在成了热门话题,报刊上登了不少文章。有的文章说是马霁川卖的,到底是怎么回事?"李卓卿说:"事儿的本身没那么复杂,多简单的事儿,要由文人动笔一描述就热闹了。那号买卖很顺当,也很简单。经伙货的六家共同商议,由穆蟠忱拍板定价,以二百两黄金的代价卖给张伯驹,大家推举我拿着《游春图》去马宝山家同张伯驹见面,咱们是有中人,有买主和卖主,三人对面,一手钱一手货进行交易"。

此外,还有一点要说明的是,《游春图》从未在玉池山房存放过,而是一直存放在穆蟠忱先生家。李卓卿先生在"书证材料"的第二点中做了证实。

二、 关于《游春图》要卖给洋人之说

一些失实文章中所述的马霁川等要将《游春图》卖给洋人之

说纯属诽谤中伤。李卓卿先生的"书证材料"中的第一条即明确指出:当时《游春图》的所有股东根本没有把此画卖给洋人的企图。所有尊重历史、尊重事实、富有良知的当事人和见证人也均证实了这一点。

古董商们虽是"将本图利"的商人,但亦有职业道德和爱国之心。更为重要的是,他们为文物的保护传承做出了贡献。

马国庆先生在《长春救宝记》一文中提到:1945年日本战败投降后,溥仪等人仓皇出逃,除随身携带120多件珍贵字画外,其余留存在伪满皇宫小白楼内的1000多件珍贵字画古籍均落入值守伪军之手。这些价值连城的国宝被伪军糟蹋损毁无数。当时时局动荡,故宫博物院已无力抢救这些国宝,此时,琉璃厂的古玩商则挺身而出,以民间力量前往长春救宝。以马宝山先生为代表的古玩商甚至冒封门拍卖家产的巨大风险向银行借三月期高利贷用以救宝。马宝山先生曾说过:"我不能眼瞧着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全毁了呀!咱们都知道这些物件只有在行家手里才保险呐。"对于文物而言,最让人痛心的是,损毁第一,外流第二。琉璃厂人是相当特殊的群体,他们既是商人,也是文化人,而且相当通古,传世珍品往往就在他们手中决定着去向。而以马先生为代表的古玩商们则以实际行动保全了这些珍贵文物,斥资收购,避免损毁,且即便在巨大的资金周转压力下,也坚持"只卖国人,不卖洋佬"的原则,避免了国宝外流。马老曾在回忆录中这样评价前来救宝的古玩商:"来的这些人为牟利也好,收藏也好,都是保护文化遗产的功臣。"

霁川先生虽未受过高等教育,但始终怀有一片爱国之心,且教育子女后人以爱国爱家为训。1947年,玉池山房将单独收购的五幅手卷和一幅册页等国宝级文物,送至故宫博物院收藏,故宫博物院均有记录在案,并可在故宫博物院官方网站上查询到。

三、 关于《游春图》的实际成交价格

一些失实文章刊出的《游春图》成交价格为黄金二百二十两

或二百四十两,而且还描写马霁川在此过程中如何狡猾奸诈,借口金子成色不足,要继续追加等等。这都是不准确的,实际的情况是最后的成交价格为黄金一百七十两,且无论是买方、卖方还是中间人都对金条成色不足这一事实表示认可。

作为卖方代表的李卓卿先生在"书证材料"的第四条中写到:"事先与张伯驹谈妥二十条黄金(两百两),交钱拿货时,特请金店师傅来验证黄金的成色,张伯驹所拿金条,每条成色仅六成多,二十条黄金也仅合十三条多(一百三十两多)。张伯驹面对此状,当场答应日后定把金子补齐。于是我才把画交张伯驹拿走。谁知日后他一直拖欠,由马宝山多次出面追讨,据说又分几次给了约有三条黄金的钱,共约十六条多(约一百七十两)。"

陈重远先生在书中也写到了同样的情节,李卓卿先生对他说:"我带去一位金店经理,拿着试金石。张伯驹交了金子,用试金石当面试过,不够十成,只够六成多点,二百两折合纯金一百三十多两。在差六十几两金子的情况下,我交了货,张伯驹答应近期补齐。我很尊重张大爷,又有马宝山作保,很放心。没料到,张伯驹在那时也不大富裕了,手头很紧,马宝山给催促多次,到1948年底才给补到不足一百七十两,尚欠三十两黄金。后来时局变了,事儿也就撂下了。"

《长春救宝记》中也同样进行了印证。马国庆先生在文中写到:"又等了些日子,张伯驹才备齐一部分款项,双方商定在我家办理互换手续。张伯驹所付黄金只六成多,计合足金130两,不足之数,张答应陆续补足,由李卓卿亲手将画卷交给张伯驹。后张伯驹先生将自己的一套大四合院卖了,又卖了些杂项连同积蓄才陆续补至170两。所欠30两,由于种种原因,被无限期地拖延下去。

故宫博物院的资深专家王世襄先生所著《与伯驹先生交往三五事》一文(《传记文学》2007年第8期刊载)中也提到:"实在使人难以想象,曾用现大洋四万块购买《平复帖》、黄金一百七十两易得《游春图》……"

几年后得知张伯驹先生将《游春图》等国宝捐献给国家之后,古玩商们亦倍感欣慰,李卓卿先生曾对陈重远先生说:"事过多年,今日重提,令人感慨万端!张伯驹先生已作古,我很怀念他。他保护了祖国珍贵文化遗产《游春图》,捐献给国家。我们六家古董商号少得三十两黄金,何足挂齿!商人只是'将本图利',事实真相就是如此。"

四、 关于张群欲购游春图

一些文章曾提到张群欲购买《游春图》,这是当时的传闻,并

无确切依据。张群于1946年间确到过玉池山房,但是否与《游春图》有关,尚待考证。陈重远先生在书中也就此事专列了题为"张群到玉池山房传出两条消息"的一个段落加以说明。文中写到:张群收藏字画颇多,抗战前北京琉璃厂玉池山房掌柜马霁川为他裱过字画。这次他来琉璃厂到了玉池山房,是裱画还是买画,马霁川不向外透露。

同行中有人知道马霁川跟人家合伙从东北新买来幅中国现存年代最久远的名画--展子虔的《游春图》,便猜测这幅画给张群看了,便想买这幅画,而后以讹传讹,传出一些与事实相差很远的消息,一直传了几十年。有关《游春图》的传闻,80年代末90年代初在北京大小报纸上登了不少文章。作者(陈重远)有幸遇到当年与马霁川合伙买卖《游春图》的李卓卿和《游春图》卖给张伯驹时的中介人马宝山,他们都说:"《游春图》的买卖是以原长春墨古斋经理穆蟠忱为主,这幅画拿来北平一直在穆蟠忱家里,玉池山房没存过这幅画,张群怎么会看到呢?!"

五、 部分当事人的书证材料原文及一些媒体的声明

1、 李卓卿先生的"书证材料"

李卓卿先生的书面证实材料影印件
李卓卿先生的书面证实材料影印件
关于"游春图"一事我可以做以下证实

(一) 当时"游春图"所有股东根本没有把此画卖给洋人的企图。

(二) "游春图"没有在玉池山房存放过,一直存放在穆蟠忱家。

(三) 任何一位股东都没有单独处置"游春图"的权力。

(四) 当时卖给张伯驹时,是由马宝山为中间人,我为卖方代表。事先与张伯驹谈妥二十条黄金,交钱拿货时,特请金店师傅来验证黄金的成色,张伯驹所拿金条,每条成色仅六成多,二十条黄金也仅合十三条多。张伯驹面对此状,当场答应日后定把金子补齐。于是我才把画交张伯驹拿走。谁知日后他一直拖欠,由马宝山多次出面追讨,据说又分几次给了约有三条黄金的钱,共约十六条多。

李卓卿 1991.2.21

2、《当代》杂志1991年2月刊第185页刊登马霁川长女的信

读了郑理同志的纪实小说《<游春图>传奇》之后,深感有些情节违背了事实真相,有必要给予澄清。

经文中所写《游春图》的股东之一的李卓卿和知情者故宫博物院字画鉴赏高级研究院、世界文化名人王以坤先生证实,该画的所有股东没有任何人有过把画卖给洋人的企图;并证实该画始终存放在收购者穆蟠忱家中,玉池山房经理马霁川只是股东之一,既无存放权又无单独处置权。文中所写马霁川不顾收购者和其他股东的意见,大包大揽,操办一切,与事实相悖。

既然《<游春图>传奇》一文,全部采用真名真姓及原店名,那么就不该随意歪曲人物形象,毁人声誉。特别是对已故的人物,尤应尊重历史,采取负责任的态度。

读者:马淑一

90.11.30

3、中央电视台《国宝档案》撰稿人石新生先生的文字声明

《国宝档案》撰稿人石新生先生的声明
《国宝档案》撰稿人石新生先生的声明
声明

本人为CCTV-4《国宝档案》栏目撰写的《游春图》4集,其中提到马霁川先生曾把此画卖给洋人的企图,并由马霁川出面卖给张伯驹的情节有误。实际情况是:马霁川家属马淑一提供的资料说明:该画的所有股东没有任何人把画卖给洋人的企图,该画始终存放在收购者穆蟠忱家中,玉池山房经理马霁川只是股东之一,既无存放权又无单独处置权。特此更正。

作者声明:如《游春图》再进行任何形式的影视创作,涉及到上述情节,如由本人撰稿或创作,或取消马霁川的名字,进行纯文学创作,或采用马霁川的名字则按照上述史实进行撰写。特此声明。

作者:石新生

2006年3月28日

点评

支持: 5.0
籍金精舍主人  支持: 5
好!!!  发表于 2018-3-14 16:52
偶尔怀古   偶尔恍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TOP↑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Archiver|雅昌艺术网 ( 粤B2-20030053 )

GMT++8, 2018-12-13 19:39 , Processed in 0.184050 second(s), Total 14, Slave 12 queries , Memcache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