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同步开通艺术号 注册

雅昌艺术论坛

查看: 599|回复: 51

柴窑“古文记载”正解

[复制链接]

519

主题

3230

积分

行家里手

Rank: 4

在线时间
656 小时
威望
2575
注册时间
2015-8-6
积分
3230
好友
16
帖子
1336
UID
1188892
发表于 2019-10-20 20:17 |显示全部楼层
QQ图片20170714003839.jpg

   一。 关于“ 四庫全書·格古要論(明) 曹昭 撰 附录①曹昭为元中明初人氏。古往今来,他被大多数人公认为撰写“中国古瓷器鉴赏文献”的开山鼻祖。他在《格古要论》中论及“古窰器論”时,是这样记录柴窑和汝窑的:\柴窰出北地世傳柴世宗時燒者故謂之柴窰天青色滋潤細媚, 有細紋多足麄黄土,近世少見,汝窰出北地,宋時燒者淡青色有蟹爪紋者眞,無紋者尤好,土脉滋媚,薄甚亦難得,仔细比照以上的原古文,曹昭对柴窑和汝窑有极为对称的描述,笔者将此古文解读以下:产地   曹昭在这里明示柴窑和汝窑均产于中国“北地”。由于汝窑已被确认产于现今河南省。   故,柴窑也应产于现今的河南省或其附近。即,柴窑和汝窑应基本产于同一区域命名   在河南省或其附近烧造的瓷器,五代后周期间烧的为“柴窑”;北宋时烧的为“汝窑”即,曹昭是按“北地”窑器的制造时期不同来确认柴窑和汝窑的命名由来。釉色   柴窑呈天青,汝窑为淡青。即,柴窑和汝窑都以“青色釉瓷器”为主.纹饰   柴窑的釉色滋潤細媚,有细纹。“细”表示“微”,意思是难以看见;“媚”的意思是:“只可    意会,难以言传”,有暗送秋波之意。曹昭在此处连用了两个“细”字来形容柴窑的釉色,表示     其纹路极其难见。故,此处“细”字也可作“暗”字解。即,柴窑制作细腻,釉色有自然流动的   暗釉纹(其中有的暗釉纹似蚯蚓走泥纹,而并非釉面的开片纹)由釉面开片形成所谓“蟹爪紋”,     曹昭明确其为鉴定“汝窑”的主要特征。即,柴窑是以釉色流动形成的暗釉纹(不开片)为主要特征;而汝窑是以釉面开片形成的蟹爪纹         为主要特征。且曹昭明确表示无开片纹的瓷器比有开片纹的要好。底足   将曹昭《格古要论》的古文翻译成白话文时,很多人将柴窑底足部分“多 足麄 黄土”简单地译为:    “多是粗黄土足。”笔者认为这种解释极其不妥,甚至是致命的误导:
     第一,柴窑是瓷器。它的底足部分决不会是“土”;  第二,柴窑的底足也决不会是未上釉的裸露粗“胎”。曹昭在“古窰器論”中描述定窑时,明确注明:         瓷器“露胎”在明朝初期收藏界的专业术语(或行话)为“骨出”。(即 露胎处无油水  或            无釉。曹昭在论述柴窑时,并未说其底足有“骨出”。故 柴窑底足也决不会是没上釉的裸胎。            笔者认为曹昭在此所描述的“多 足麄 黄土”应是指柴窑的底足形状,重量和釉色:“麄”---古文于“粗”同义。而“粗”不仅有“粗疏”,“粗燥”之义(论密度时用);对圆柱形              且直径大的物体而言,“粗”还有“粗大”,“粗壮”和“粗重”之义(论型状时用)          例如:这建筑物的顶梁支柱很粗壮。表示其直径大,结实,能承受住压力。(指支柱的型状)             查看曹昭的“古窰器論”全文,“麄”字在整篇文章中共出现有6次之多,每个“麄”字均形容   “麄”字前面的名词。例如:“质麄”,“土脉麄”等。               此处“多足麄”,“麄”字同样形容麄字前的“足”,而不是形容麄字后面的黄土。      “足麄”指整个足部形体粗壮。“多足麄”即,多数柴窑的底足粗壮。   所以,“麄”是形容柴窑的整个足部形状“厚重”。“土”应作釉解。瓷器的“釉”和瓷器的“胎”所用的物料都源于“瓷土”。连现代的              书籍也有将瓷器胎的“化妆土”称之谓“化妆釉” 或 “护胎釉”。仔细查看四庫            全書所载的《格古要论》全文,曹昭在“古窰器論”中,主要论及了十五种以上的窑器,整篇          文章未见一个“釉”字。而该用“釉”字的地方却用了“土”字。附录①例如:汝窑的“釉色滋媚”他却写为“土脉滋媚”。这极有可能在曹昭时代,人们将瓷器的            “釉”称为不同的名称。在整篇“古窰器論”中,“土”字总计出现多于九次,每个“土”字  都可用“釉”字取代。而且取代之后也不会改变曹昭的原文本义,反而更贴切于现代语言的             表达。所以,此处“土”字作“釉”字解。“黄土”表示黄色护胎釉.故“多足麄黄土”应被解释为:大多柴窑,底足厚重,涂有黄色的护胎釉。
   二。关于“四庫全書·《清秘藏》(明)張應文 撰”在明朝中晚期,即离曹昭在世约200多年之后,有一些珍藏爱好者据于道听途说,寄予了柴窑一些其它的神奇特征。其中最著名的莫过于柴窑的“四如三字经”,柴窑被描述为“青如天,明如镜,薄如纸,声如磬”的瓷器。仔细查看一下“四如三字经”的出处,作为文字它最早见于明代张应文的《清秘藏》:論窑器 必曰 柴汝官哥定 柴不可得矣  聞其製云 青如天  明如鏡  薄如紙  聲如磬 此必親見  故論之如是其真余向見殘器一片 製為縧環者  色光則同 但差厚耳.笔者将这段古文翻译成现代白话文以下:论窑器,必然提到“柴、汝、官、哥、定。” 柴窑已难得到了。听说它的特征是:“青如天,明如镜,薄如纸,声如磬。” 此必定是传闻者有所见。 假如这种传闻是正确的话,而我所亲见的一件柴窑,是由残器编成的环型玩物。色光相同,但厚度与传闻相差悬殊。张应文在这段话古文中表达了两层意思:第一 柴窑的“四如三字经”只是听闻;第二,“四如三字经”的描述与他亲眼所见的柴窑残器相比,色光相同,但厚度明显相差不同。明代晚期大收藏家张应文在这里实质上表达的是:他亲眼所见的实物柴窑,其厚度与传说的“薄如纸”特征完全相反。故,“薄如纸”也许是一种误传。就是这样一则传闻,然而后世有人将其从张应文的《清秘藏》中剥离出来,并奉为无上至宝,甚至作为鉴定柴窑的主要基本特征。这实在是曲解了张应文《清秘藏》的实质含意。因传闻《三字经》“青如天,明如镜,薄如纸,声如磬”描写神奇,朗朗上口,极易口口相传。断章取义后的《三字经》,以讹传讹,以至于让人们忘记了大收藏家张应文著书的原文本意,反而走到了极其相反方向。从此之后这样喋喋不休的争论,犹如“瞎子摸象”各表其是,让多数人不识孰是孰非,其结果也是将真实的柴窑移开了世人的视野。因为,有的藏家遇到了柴窑,可能因不是“薄如纸”的瓷器,而将其扔掉了,或命以别名;相反地,另外一些“鉴赏大家”只要是遇到青釉,薄瓷,就认定其为“柴窑”而无视该窑器的出处和历史对该类窑器的称谓。这样也可能会产生“张冠李戴”的历史笑话。笔者十分理解:处于唐宋之间的五代,兵荒马乱,民众必定已十分厌倦长期战乱带来的痛苦。中国各地的窑工们为了追求心中的宁静和期盼,同时也为了解决物料短缺而造成的恐慌,他们在窑器的造型上试图摆脱传统的雍容厚重而趋向于体薄精美。因当时窑炉构造的改进,窑工成功地控制了窑内的氧化和还原气氛,加上窑具“匣体”的普及和发展,工艺技术上也为制造秀美雅致的“薄瓷”创造好了条件。如果五代时期确实是瓷器崇尚轻薄精美的时期,那么作为宫廷御用品的柴窑,瓷器达到“薄如紙”的水平也符合逻辑。人心向上,充满好奇和美好。你心,我心都一样。所以,笔者不排除柴窑中有“薄如纸”的精美瓷器。但值得“柴窑爱好者”必须反省和必须接受的现实是
    (1) 在明代晚期张应文的《清秘藏》之前,没有古文记载柴窑是薄如纸的瓷器;而且在张应文的《清秘藏》之后,也没有古文记载有人见证或遇到过“薄如纸”的柴窑。反而是在被冠于美丽的“四如”传闻之后,从    明代晚期开始,柴窑就神秘地失踪了。(“四如三字经”似乎成了一个美丽的杀手)
  (2) 中国古代历史上确实有“薄如纸”的瓷器。唐代诗人徐夤在《贡余秘色茶盏》中是这样赞赏越窑的:   “明月染春水,薄冰盛绿云”。故,越窑有“明如月,薄如冰”之说。约700年之后《清秘藏》所载的柴窑  传闻:“明如镜,薄如纸”是否取源于此?已无法考证。但俩者似有雷同之处。)     宋元之后的明代早期,曹昭在《格古要论》中也曾提到“汝窑中有薄瓷,但难得;古龍泉窰,瓷青且薄;  古饒器,有薄瓷。”现代的著名考古学者们也见证:五代时期的耀州窑,湖田窑 等也有精美的薄青瓷。 故 既使柴窑有“薄如纸”的瓷器,这似乎也不是柴窑唯一有的特征。并不值得为此炫耀。
   (3) 现代的天南地北出土文物中,证实了中国多个著名窑口,在五代时期也都生产过完全符合“青如天,   明如镜,薄如纸,声如磬”的精美青瓷。特别是耀州窑,湖田窑等。所以,甚至连“四如三字经”破则立,舍可得。”既然“四如三字经”只是一个美丽传说,古代历史文献并无记载有实物柴窑完全符合这些特征;现代的出土文物又证明这些特征也并非柴窑唯一有的专利。我们应该面对现实,脚踏实地,沿着五代后周郭荣皇帝的历史足迹,去寻找属于柴窑自己的文化内涵。笔者主观地认为:“薄如纸”的精美瓷器,似乎不吻合郭荣皇帝“以戎马厮杀为一生”的历史背景要求。从郭荣青少年时经营“茶货”开始,到他青壮年后成为一个“将军”和一代“黄帝”结束。他的整个一生是骑着马不停地南征北战。那种“薄如纸”的瓷器似乎不适合这种“马背生涯”。退一步而论,即使郭荣皇帝也心仪轻巧秀美的“薄瓷”,估计他也不会在皇宫内院中放置那一碰即碎的“玩物”而与他当时颁布的那些朴实无华,苛刻严厉的“战时御令”而不相对称。笔者也客观地感觉到:至今谁也不喜欢拿一个“薄如纸”瓷碗吃饭;也不会用一件“薄如纸”的瓷瓶来插花;更不会随心所欲地敲打一件“薄如纸”的瓷器,来聆听它“玉磬”般清脆悦耳 或 深沉低回的乐音。因为一个不小心,这种薄如纸的“瓷器”会立即变成“凶器”刺伤自己或别人。 其实用价值甚微。故“薄如纸”也许是后世某些文人,或雅士在无柴瓷标本下的一种“病态呻吟”。(因为薄瓷难以保存,相对厚器而言,收藏家难遇到,而柴窑比其他所有的古瓷更难得到。故这些文人将其他窑口的精美薄瓷误断成了柴窑。以炫耀其文彩和见识。)无口厚非,“四如三字经”,文字优美,比喻出神入化,其心甚为可嘉。但它实质上模糊了世人视野,让后人可望而不可及,最终将真实的柴窑误入黑暗之中。所以,“薄如纸”也许是一种善意性的误断,但连“柴窑”自己也无意接受,“挂冠隐去”。
      三:关于上述“柴窑古文”记载的可靠性曹昭《格古要论》的原序中向世人展示了以下事实:附录①2.  曹昭从小侍从于先父左右,耳濡目染,嗜古如痴。凡遇一物,必遍阅图谱资料,究其来历, 品其优劣,  鉴定真伪后才罢休。甚至到年迈古稀也不敢怠慢,唯恐不精而出差错。 (可见,曹昭一生博古多闻,治学严谨。)3.  曹昭在原序中称年事已老,著书的目的是为后世收集古玩珍藏者鉴别真伪,区分高下时参考。  《格古要论》成书于明洪武二十年三月。
   曹昭,字明仲,松江(今上海市)人,生卒年不详。但其撰写的《格古要论》成书于明洪武二十年(1387年),且成书时他年事已老。故,多数人推论他是元朝中期至明朝早期在世。再加上他的先父平生爱好收藏,这样他的整个家族的连续收藏史至少贯穿于整个元朝。古董收藏者历来多“厚古薄今”。所以,他的家族收藏品主要应是唐,宋,元朝的珍藏异宝。这些在他的“古窰器論”中也表露无疑:篇文以五代后周的“柴窑”为首,称其天青色滋潤細媚,所见者很少。“物以稀为贵”,柴窑理当为他推荐的古瓷器之首;而在古饶器中,论及元末明初景德镇的青花瓷,五彩瓷时,他却称这些新瓷器太“俗”,不典雅。显见,曹昭是在见证柴窑实物的前提之下描述柴窑特征的,应最具鉴定参考价值。
     乾隆皇帝是中国古代历史上瓷器收藏和鉴赏大家。乾隆皇帝的文化重臣紀昀在欽定四庫全書中是这样赞赏曹昭和《格古要论》的:他对古瓷珍玩的优劣,真伪剖析至微,又谙悉典故,一切源流本末,无不暸然若指。故为历来古董收藏家鉴定和欣赏时所器重。
而对张应文和他的《清秘藏》,乾隆皇帝的文化重臣紀昀在欽定四庫全書中是这样评论(的:清秘藏所罗列器物,有些所藏皆不著所出;有些所藏多引自佛經,小説,并夹杂“以子虛烏有之談”。。。。。。故有夸飾  其富,不足盡信”等微词.附录②张应文,字茂实,江苏昆山人,生卒年不详。但其有子张谦德,生于明万历五年1577年。故,多数人推论他是明朝中晚期人氏(比曹昭晚生约200年)。张应文少游太学 监生出身 屡试不中,以古器书画自娱。多任侠,好击剑,好藏书。著有《清秘藏》,《张氏藏书》等。就连张应文自己在《清秘藏》中也明确说明柴窑的“四如三字经”与他自己亲见的一个柴窑实物在厚度上相左。故“青如天,明如镜,薄如纸,声如磬”是不能作为鉴定柴窑的依据的。笔者认为柴窑的特征应从郭荣皇帝一生所处的历史背景和他个人崇尚的道家文化去定位。为此,笔者更坚信曹昭在《格古要论》中对柴窑的描述是实在的。柴窑主要是以具备“马背瓷器”为特征的厚实瓷器,并留有:“上青天,下黄土,中神龙,人长久”的道家色彩特征。炫耀的是:“天,地,人,神”合于一体的道教文化.参考文献 附录:四庫全書格古要論(明)曹昭撰钱氏四庫全書·《清秘藏》(明)張應文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TOP↑

14

主题

92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在线时间
12 小时
威望
80
注册时间
2019-10-14
积分
92
好友
3
帖子
40
UID
2589331
发表于 2019-10-21 15:15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TOP↑

6

主题

880

积分

高手进阶

Rank: 3Rank: 3

在线时间
754 小时
威望
134
注册时间
2009-3-24
积分
880
好友
32
帖子
126
UID
190062
发表于 2019-10-21 15:41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bj100 于 2019-10-21 15:42 编辑

文章有见地!学习了,为你点赞!向您致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TOP↑

65

主题

1万

积分

顶级专家

ok

Rank: 5Rank: 5

在线时间
1357 小时
威望
10749
注册时间
2012-8-6
积分
12106
好友
62
帖子
10731
UID
741915
发表于 2019-10-21 15:55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TOP↑

5

主题

1943

积分

高手进阶

Rank: 3Rank: 3

在线时间
995 小时
威望
952
注册时间
2013-6-20
积分
1943
好友
9
帖子
899
UID
788441
发表于 2019-10-21 17:5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老山桩 于 2019-10-21 18:06 编辑

既然足厚重,那器物就不会轻薄了,四如说只是明清文人张冠李戴之说。另:本人认为格古通篇中所说的纹及纹路都是指釉中的流动纹,(如同钧窑的蚯蚓走泥纹)而不是指釉面开片,供参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TOP↑

53

主题

2712

积分

行家里手

Rank: 4

在线时间
608 小时
威望
2104
注册时间
2019-1-4
积分
2712
好友
0
帖子
1825
UID
2408318
发表于 2019-10-21 18:38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清朝钦定四库全书《文端集》中张英的“柴窑酒椀歌”
长安晴日秋窗暖,曹郎酒客秋窗满。持出床头旧洒卮,箧中碧色柴窑椀。
大朴不屑争离奇,翡翠斑剥空尔为。制如半截青莲子,土花色暗苍玉姿。
悬知此物已千载,沧桑几换今犹在。人间岁月老糟床,瓦缶田家同不坏。
由来珍异豪家争,玻璃七宝徒纵横。苦伴珠玉委尘土,那能常对秋山清。
吾斋持此发诗思,举手摩姿复频视。问尔千年阅几人,几人对尔能沉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TOP↑

53

主题

2712

积分

行家里手

Rank: 4

在线时间
608 小时
威望
2104
注册时间
2019-1-4
积分
2712
好友
0
帖子
1825
UID
2408318
发表于 2019-10-21 18:44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祁志诚195 于 2019-10-21 23:34 编辑

有记录的整器,离当今不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TOP↑

519

主题

3230

积分

行家里手

Rank: 4

在线时间
656 小时
威望
2575
注册时间
2015-8-6
积分
3230
好友
16
帖子
1336
UID
1188892
发表于 2019-10-21 18:46 |显示全部楼层
bj100 发表于 2019-10-21 15:41
文章有见地!学习了,为你点赞!向您致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TOP↑

11

主题

1628

积分

高手进阶

Rank: 3Rank: 3

在线时间
657 小时
威望
973
注册时间
2018-4-21
积分
1628
好友
1
帖子
878
UID
2254714
发表于 2019-10-21 20:34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TOP↑

2

主题

3万

积分

顶级专家

Rank: 5Rank: 5

在线时间
1854 小时
威望
31494
注册时间
2014-3-28
积分
33348
好友
91
帖子
34564
UID
972809
发表于 2019-10-21 20:59 |显示全部楼层
图中是一眼假的低仿品!

点评

支持: 5.0
学算术  支持: 5
  发表于 2019-10-24 20:3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TOP↑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Archiver|雅昌艺术网 ( 粤B2-20030053 )

GMT++8, 2020-2-17 05:34 , Processed in 0.061970 second(s), Total 24, Slave 18 queries , Xcache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