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雅昌艺术论坛

楼主: ludan_

唱出希望林风眠!!!

[复制链接]

136

主题

1万

积分

顶级专家

Rank: 5Rank: 5

在线时间
760 小时
威望
10249
注册时间
2007-3-1
积分
11008
好友
30293
帖子
8088
UID
61689
发表于 2007-10-17 20:37 |显示全部楼层

林风眠先生作品欣赏

      林风眠先生在中西艺术的探索和融合中显示出来的沉郁色彩和笔墨情意,是近代西方印象主义的光和立体主义的线构与中国汉唐的民间艺术相结合加以创新而成,他把生命中的感悟与体验也融入了艺术表达形式中,作品有强烈的艺术感染力。
紫藤.jpg
竹籬春色.jpg
繡球花.jpg
修女.jpg
仕女.jpg
三鳥圖.jpg
老鴉.jpg
花扇.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TOP↑

136

主题

1万

积分

顶级专家

Rank: 5Rank: 5

在线时间
760 小时
威望
10249
注册时间
2007-3-1
积分
11008
好友
30293
帖子
8088
UID
61689
发表于 2007-10-17 20:40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TOP↑

136

主题

1万

积分

顶级专家

Rank: 5Rank: 5

在线时间
760 小时
威望
10249
注册时间
2007-3-1
积分
11008
好友
30293
帖子
8088
UID
61689
发表于 2007-10-17 20:58 |显示全部楼层

林风眠、李金发六奇 (宋绍青)

在中国艺术史和美术史上,中国象征诗派创始人李金发和中国画坛一代宗师林风眠可谓是艺坛双星。作者把《李金发评传》交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之后,正在写《林风眠评传》,发现他们两人竟有如此多相似,或者说巧合的地方。
     
一奇两人同为一乡人。李金发和林风眠都是广东梅县人,相隔不过30多公里,一个在梅南镇罗田上村,一个在白宫镇阁公岭。在同一时代同一小县,出现两位大师级艺术家,着实令人感到骄傲和自豪。

    二奇两人同年同月隔日生。李金发生于1900年11月21日,林风眠则生于22日,相隔仅一天。
   
三奇两人同为梅州中学学生。两人在各自的山村读完私塾,进入小学,其后于同年考上梅州中学。林风眠师从梁伯聪先生,李金发的班主任是王漱眉先生,两位先生皆为当地有名学者,知识渊博,广育英才。李金发和林风眠在中学时,成为兄弟般的密友,一块参加“探骊诗社”,一块在这个校园的沃土中茁壮成长。他们俩于1919年毕业后,又同赴上海深造。林风眠家中贫寒,李金发借了十块大洋给林风眠,后来,林风眠在过年时偶然把十块大洋押宝,赢得了一笔钱,作为赴上海的路费。

   
四奇两人同为志愿赴法勤工俭学。两人到上海后,虽不在同校学习,但常有联络。1919年12月,李金发获悉赴法留学名额不够,可以报名,便邀林风眠一块同行,而林风眠正有此意,一拍即合,筹款赴法。李金发把家中寄来的学费和退房租金作为两人共同资费,与李立三、蔡畅、秦邦宪等一批热血青年同船赴法勤工俭学。两位老乡同进一个法文学校学习,亲如手足。他们又同去巴黎国立美术学院深造,林风眠学的是油画,李金发则攻读雕塑。1922年二人又同去德国游学。留学期间林风眠举办了个人画展,而李金发则完成两部象征派诗歌集。

   
五奇两人同为德国女郎的东床快婿,各携佳丽回巴黎结婚。李金发和林风眠到德国后,租住在一个廉价的贫民区。一天,李金发在房中创作诗歌时,一阵悠扬的琴声飘然而至,悦耳动听。后来知道吹口琴的是一位插班在美术系学绘画的德国少女。他们从相识到相恋。而林风眠则在马克兑换市场讨价还价时,因德语不行,一位德国女郎帮助他和那人讨价还价。林风眠蓦然回首,心猛烈跳动起来,真是众里寻他千百度,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两人一见钟情,不久便相爱了。两位同乡各自携着德国女郎回到巴黎结婚,演绎了才子风流的异国经典爱情故事。

   
六奇两人回国渐有矛盾。一对兄弟般的同乡,回国后,也许因为太知彼此根底,反而生疏起来。林风眠回国后,工作顺心,一路青云,很快当上国立艺术院院长,李金发在他手下任雕塑系主任。李金发认为林风眠水平有限,曾向蔡元培反映,希望让他当院长。因此,两人矛盾渐生。但奇怪的是,二人表面都非常好,两家在葛岭之下比邻而居,经常串门。两位外国太太也携手出没于西子湖畔,四人同行,成为杭州最引人注目的一道风景。同时,两人的异国夫人都是学美术的,林、李太太分别学雕塑和绘画,与丈夫恰巧相反,何等奇巧。

   
由于他们所处的时代,受到西方现代生活的熏陶,而且是年轻气盛,都有着狂放、不轻易认输的性格,对某些问题意见不一致时,难免争论得面红耳赤,因为他们太优秀了,优秀得不可相容,欲比高低,可谓是“一山难容二虎”。最后,李金发离开国立艺术院,另起炉灶,迷恋创作他的象征派诗歌,出版了《微雨》、《凶年与食客》、《为幸福而歌》,被誉为象征诗派先驱。而林风眠也卓有成就,成为画坛一代大师。

   
后来,他们两人很少来往,最后发展到几十年不曾见面的境地。但不管怎么样,我们不必追究他们之间的人事分异,他们两人的生平六奇和艺术成就,就足以让我们为之感叹不已了,他们的一生,可以说是人间奇迹,就像艺术天空中的光彩照人的双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TOP↑

136

主题

1万

积分

顶级专家

Rank: 5Rank: 5

在线时间
760 小时
威望
10249
注册时间
2007-3-1
积分
11008
好友
30293
帖子
8088
UID
61689
发表于 2007-10-17 21:00 |显示全部楼层

梅州纪念林风眠李金发诞辰百年



  本报梅州10月28日电  广东省梅州市今天举办纪念会和学术研讨会等活动,纪念林风眠、李金发诞辰100周年。来自海内外的120多位专家、学者出席会议,追思和研讨二人的艺术业绩和人生道路。
    林风眠和李金发都是梅州客家人。林风眠是开一代画风的美术大师和美术教育家,李金发是中国象征派诗歌的先驱和著名雕塑家,在中国现代艺术史和诗歌史上占有一定的地位。与会专家学者客观地评价了他们的艺术成就。
    这次活动由梅州市政协、广东省作协、广东省美协等单位主办。
  (凌峰  何联杰)
    《人民日报海外版》 (2000年10月30日第四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TOP↑

136

主题

1万

积分

顶级专家

Rank: 5Rank: 5

在线时间
760 小时
威望
10249
注册时间
2007-3-1
积分
11008
好友
30293
帖子
8088
UID
61689
发表于 2007-10-17 21:13 |显示全部楼层

 梦开始的地方

林家的祖宅:敦裕居
林风眠童年在此度过,祖父的勤勉对他的一生影响 巨大,促使他日后在艺术之路上勤缀 不断,他在晚年中经常 流露出对祖父 的怀念和感激。


         一条清澈的小河缓缓地流过宁静平凡的小古镇,每当到了岸边槐榉树开花的季节,黄色的花儿就像梦中的符号一般飘落在小河中、路径上……。1900年11月22日,林风眠就出生在这样一个小古镇上--广东省梅县(古称嘉应州)白宫镇阁公岭村。对于幼年的林风眠来说,当带着他上山打石头的祖父任其在山林草丛中玩耍时,故乡那"并不特别美丽"的风貌却由此赋予了他爱好自然之美的心灵。祖父林维仁曾告诫小孙子:"脚下磨出来的工夫,将来什么路都可以走。"老人朴素、勤勉的形象直到晚年仍深深地印在画家的记忆中。父亲林雨农也是传统的石匠手工艺人,不过,除了会刻石头外,父亲还会在纸上画几笔,这让林风眠从小就对绘画产生了浓郁的兴趣,并按着《芥子园画谱》自习不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TOP↑

136

主题

1万

积分

顶级专家

Rank: 5Rank: 5

在线时间
760 小时
威望
10249
注册时间
2007-3-1
积分
11008
好友
30293
帖子
8088
UID
61689
发表于 2007-10-17 21:14 |显示全部楼层
15岁时,林风眠考取了省立梅州中学,在此期间,他和日后的好友林文铮、李金发等一起组织了一个“探骊诗社”。切磋诗艺,并任副社长,“事出乎沉思,义归乎翰藻”的《昭明文选》是他课余最爱读的书。对于绘画,他更为迷恋,当林风眠的亲戚从南洋带回来一些印有外文插图的小舶来品,那种色彩丰富、形象逼真的画风使得从小临摹惯了《芥子园画谱》的林风眠看到了另一个不同的艺术世界并心迷向往。当时,林风眠的绘画成绩深得绘图教师梁伯聪的赞赏,这位我们知之甚少的老先生发现林风眠形象记忆能力特强,图画过目不忘,并有着自己的理解和创造。梁老先生认为学生画得和自己一样好才能得100分,而却经常在林风眠的图画作业上打120分,对林风眠的欣赏有此可见。   20世纪20年代,正值中国青年学生的留洋运动热潮,1919年7月,中学刚毕业对前途感到彷徨的林风眠收到了梅州中学的同窗好友林文铮从上海发来的信函,获知了留法勤工俭学的消息,对欧洲艺术有着美好憧憬的他遂告别父老前往上海和林文铮一同作为第六批留法勤工俭学的学生,登上了法国邮轮奥德雷纳蓬(Andre le Bon)号,开始了他在欧洲的求学之路--实现梦想的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TOP↑

136

主题

1万

积分

顶级专家

Rank: 5Rank: 5

在线时间
760 小时
威望
10249
注册时间
2007-3-1
积分
11008
好友
30293
帖子
8088
UID
61689
发表于 2007-10-17 21:20 |显示全部楼层

欧洲游学

法国国立第戎美术学院
现为第戎市立博物馆。
     


     







      1920年1月,奥德雷纳蓬号抵达了法国的马赛港,随后在安排下林风眠一行进入枫丹白露市立中学进行法文补习同时以学写招牌油漆工的收入维持生活。
     1921年,林风眠和李金发一起转入法国国立第戎美术学院(Ecole Nationale des Beaux-Arts de ijon)这所位居法国六大国立美术学院榜眼之位的高等美术学府学习,他的才华深得校长耶西斯Yencesse)的器重。9月,在耶西斯的推荐下,林风眠和李金发又一起转入法国国立高等美术学院(Ecole Nationale Superieure des Beaux-Arts)就读,并得以进入被时人誉为“最学院派的画家”柯罗蒙(Cormon)的工作室学习,幼年对西方绘画的憧憬使林风眠一度完全沉迷于细致、写实的自然主义学院派画风中——“自己是中国人,到法后想多学些中国所没有的东西,所以学西洋画很用功,素描画得很细致。当时最喜爱画细致写实的东西,到博物馆去也最喜欢看细致写实的画。” 不久耶西斯专程来看望这位学生,这位深受现代派和“东方艺术”影响的浮雕艺术家对林风眠提出了严厉而诚恳的批评:“你是一个中国人,你可知道,你们中国的艺术有多么宝贵、优秀的传统啊!你怎么不去好好学习呢?去吧,走出学院的大门,你到巴黎各大博物馆去研究学习吧,尤其是东方博物馆、陶瓷博物馆,去学习中国自己最宝贵而优秀的艺术,否则是一种最大的错误。”同时他还告诫这位有才华的学生:“你要作一个画家就不能光学绘画,美术部门中的雕塑、陶瓷、木刻、工艺——什么都应该学习。要像蜜蜂一样,从各种花朵中吸取精华,才能酿出甜蜜来。”这促使林风眠迈出艺术道路上最重要的一步--重新发现“东方艺术”的魅力,并关注起现代主义艺术。从此,巴黎的卢浮宫、东方美术馆、陶瓷博物馆中经常出现林风眠瘦小的身影,在这些艺术殿堂里,林风眠啃着面包、拿着画具仔细地研究,他了解到欧洲艺术最近几十年的巨大变化,努力地从中汲取艺术的营养。
不过,在当时的环境下,无论对耶西斯还是林风眠而言,所谓的对中国艺术优秀传统的理解都是带有一定的片面性的。20世纪初的欧洲画坛,正是表现主义等现代派艺术开始盛行的时期,而现代派艺术一开始便自觉或不自觉地吸收了东方艺术的某些因素,诸如边角式的构图、对线条的强调、对比强烈的色彩等。更为重要的是,“东方”这个概念在当时的欧洲有着极为广泛和模糊的概念内涵,所泛指的是非西方的历史文化,对于中国的传统文化,当时的理解也是停留在这个概念上的,这就必然造成对中国传统文化艺术的某种“误读”,尽管这种“误读”后来却“阴错阳差”地造成了林风眠独特的个人艺术面貌。
1924年中国古代和现代艺术博览会会场莱茵河宫。  
      1923年春天,在同乡熊君锐的邀请下,林风眠与李金发、林文铮、黄士奇等开始为期近一年的德国游学,这一年的游学生涯对林风眠的早年艺术风格的形成有很大的影响,他在游学中充分地接触了当时作为新艺术风格形式出现的表现主义、抽象主义等新绘画流派,尤其是对自然主义强烈反动的表现主义,林风眠更是毫不犹豫地以一个中国留学生特有的方式接受了它,他要用线条和色彩去表现他所看到的、感受到的一切。一年相对自由的时间使之创造了大量带有现代主义风格特征的作品,像著名的《柏林咖啡》、《平静》、《唐又汉之决斗》等都是这一时期的代表作,这些作品都具有当时典型的现代表现主义风格特征:鲜明的主题、强烈的笔触、沉郁的色彩,画面充满着年轻画家的诗情幻想和浪漫热情,达到了他一生中第一个创作高峰时期。
      德国的游学也为林风眠带来爱情女神的眷顾,在柏林的马克兑换市场上,林风眠邂逅了一位温柔善良的德国姑娘艾丽丝·冯·罗达(Elise Von Roda),这位柏林大学化学系的女大学生浪漫多情,爱好文学和艺术,并把林风眠引入了缪斯之神的殿堂,罗达为林风眠弹奏的乐曲让他永生难忘。从此,音乐成了林风眠毕生的爱好。1924年初,林风眠带着他大量的作品和心爱的姑娘回到了巴黎,在玫瑰别墅六号的一所公寓内与罗达小姐结为伉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TOP↑

136

主题

1万

积分

顶级专家

Rank: 5Rank: 5

在线时间
760 小时
威望
10249
注册时间
2007-3-1
积分
11008
好友
30293
帖子
8088
UID
61689
发表于 2007-10-17 21:22 |显示全部楼层
 初识蔡元培

《悲叹命运的鸟》,受到诗人拉·封丹著名诗歌《受伤的鸟》的影响,用十分东方化的手段描绘水鸟在芦苇上飞翔的情景,气氛显得忧郁而悲伤。
  回到法国之后,带着新婚的浪漫,林风眠立刻投入到创作中去。他和刘既漂、吴大羽、林文铮、王代之等就组织了一个强调美术学理研究的绘画沙龙组织--"霍普斯会","霍普斯"(Phoebus)的含义即古希腊神话中的太阳神阿波罗,在欧洲古典神话中太阳神阿波罗主宰光明、青春和艺术,无疑这一名称具有隐喻强大的生命力和指导方向的双重含义,正表现了青年林风眠为世人创造有生命的艺术的信念。1924年二月,"霍普斯会"联合另一个旅法艺术团体--美术工学社(注重美术工艺制造的研究)发起成立了"中国古代和现代艺术展览会筹备委员会",决定在法国的斯特拉斯堡举办一次中国美术展览会,并特邀当时正旅居斯特拉斯堡的蔡元培为名誉会长。5月21日,"中国古代和现代艺术展览会"正式开幕,在这个"巴黎各大报,几无不登载其事"的展出中,林风眠展出了包括14幅油画和28幅彩墨画在内共计42幅作品,并被法国《东方杂志》记者评为"中国留学美术者的第一人"。

  林风眠的展品中有一幅游学德国时所作的《摸索》,这幅仅花了作者一天时间一气呵成,“全幅布满古今伟人,个个相貌不特毕肖而且描绘其精神、品性人格皆隐藏于笔端”的作品吸引了蔡元培的注意,《摸索》中所表现出的那种历代伟人探求人生真谛的精神,正和蔡元培“美育代宗教”、“教育救国”的思想相吻合。经介绍,他认识了当时还只有20岁的林风眠,对这位才华横溢、品德优良有着一张娃娃脸的年轻画家极为欣赏,闭幕后他还特意偕夫人周养浩一起来去玫瑰公寓拜访林风眠,这仅仅是他们的第一次相交!

  1924年秋,对意气奋发的林风眠却犹如一个噩梦,心爱的夫人罗达分娩后不幸患病死去,而新生的婴儿也随即夭折,这对深情的林风眠无疑是个巨大的打击,在悲伤的心情下,他没日没夜地凿刻着爱侣的墓碑,在上面刻下了自撰的碑文,以此作为永生的纪念。在此后的一段时间内,伤心的他力图将全部的精力都奉献给心爱的艺术。   1924年的巴黎秋季沙龙中,林风眠的《摸索》和《生之欲》两幅作品入选,《生之欲》所画的是四只老虎从芦苇呼啸奔夺而出,命题用了哲学家叔本华的名句“众生皆有生之欲”,形式内容都依然是表现主义风格的,但在具体技巧的运用上,则用了中国水墨绘画淋漓尽致的表现手法,这无疑是林风
生之欲
眠早期具有代表意义的一件作品,体现了他力图把“东方艺术”的“传统”与西方现代主义绘画形式溶为一体的艺术主张,正和蔡元培在斯特拉斯堡展览会上所发表的“学术上调和与民族上调和”一文的宗旨相合。1925年的巴黎国际装饰艺术和现代工业博览会上,当蔡元培在中国馆中看到这幅虎图时,高兴地赞叹道:“得乎技,进乎道矣!”

  1925年4月18日,林风眠和第戎美术学院雕塑系的同学爱丽丝·法当(Alice Vattant)结婚。或许,再次的婚姻让本性浪漫的林风眠又多了几分成熟,为了摆脱对罗达的思念,他和新夫人搬到了第戎城外的乡下,历经了幼年的启蒙教育和欧洲的求学探索,林风眠不再只是个寻求梦想的热血青年了,他正有一种将梦想变为现实的迫切愿望,而祖国的热土才是实现梦想的地方。1926年,受蔡元培的聘请,林风眠接受了北京国立艺术专门学校校长一职,携带妻子踏上了归国的创业之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TOP↑

136

主题

1万

积分

顶级专家

Rank: 5Rank: 5

在线时间
760 小时
威望
10249
注册时间
2007-3-1
积分
11008
好友
30293
帖子
8088
UID
61689
发表于 2007-10-17 21:24 |显示全部楼层
西子湖畔,新艺术的摇篮
 
国立杭州艺专所在地的前身-西湖罗苑
  1928年4月8日,国立艺术院(1929年改名为国立杭州艺术专科学校)在美丽的西湖罗苑补行了开学典礼。蔡元培亲自到会祝贺并发表讲话:“自然美不能完全满足人的爱美欲望,所以必定要于自然美外有人造美。艺术是创造美的,实现美的。西湖既然有自然美,必定要再加上人造美,所以大学院在此地设立艺术院。“正如国立艺术院组织法中所述:”本院以培养专门艺术人才,倡导艺术运动,促进社会美育为宗旨。“杭州艺专的教育方针秉承了林风眠的一贯主张,”介绍西洋艺术;整理中国艺术;调和中西艺术,创造时代艺术。”

  不过,林风眠也吸取了北京国立艺专的教训,他认识到要办好自己的学校,贯彻自己的教学主张,就必须有一群志同道合的同志和优秀的教学队伍,当时林风眠任校长兼教授、林文铮任教务长,克罗多任研究部导师,吴大羽为西画系主任、潘天寿为中国画系主任、李金发为雕塑系主任、刘既漂为图案系主任、王代之为艺术院驻欧洲代表;其余象蔡威廉、潘玉良、李风白、方干民、李苦禅、刘开渠、姜丹书等,都是当时的骨干。中国现代绘画史上一所具有举足轻重地位、为现代中国培育了大量优秀艺术人才的现代教育模式的艺术学院正是在这批艺坛精英分子的努力下开始成长的。

30年代杭州艺专西画与国画教室
  当然,不同的分歧还是有的,最著名的就是林风眠和潘天寿两人关于是否合并中、西两系于一的争议。对于一直以调和中西艺术为己任的林风眠而言,只要能达到创造时代的新艺术,通过新艺术来改造社会,那么中西两种艺术最终该混为一体,至少在教学的体系上不应该"视国画与西画有截然不同的鸿沟,几若风马牛之不相及"而"两系的师生多不能互相了解而相轻,此诚为艺术之不幸!"而潘天寿则持相左意见,他著名的论点就是将东西绘画体系比喻成两座独立的大山,两座大山间,是可以互相取其所长的,但如果是随便的吸收的话,则只能是各取所短了。从某种程度上说,林风眠关心的是东西两种不同艺术体系的共性,而潘天寿更为关心的是不同艺术体系的个性,而这两者之间的矛盾是当时每一个涉及于此的艺术家所不能避免的,由于当时的社会环境无论是在政治、经济还是文化上都呈现出纷乱的多元化,再加上每个艺术家生活经历、对传统和西方文化理解的差异,造成"剪不断,理还乱"的局面也正显得合情合理的了。

  不过,林风眠最为关心的还是艺术运动。为进一步深化艺术运动,1928年来林风眠组织策划成立了“艺术运动社”,考虑到在艺术创造的力行之外,"更须加上宣传一项",“艺术运动社"还在经费困难的情况下创办了相关的杂志--《亚波罗》和《雅典娜》,巴黎"霍普斯会"的艺术运动精神在西子湖畔浴火重生了。这个以艺术改造人生,艺术改造社会为己任的群体,曾意气风发地说:”西湖可能成为中国的佛罗伦萨,中国文艺复兴的发祥地。1930年,林文铮为新学院谱写了新校歌:“莫道西湖好,雷锋已倒。莫道国粹高,保叔倾凋!看!四百兆生灵快变虎豹!不有新艺宫,情感何以靠?艺校健儿,齐挥毫横扫!要把亚东艺坛重造,要把艺光遍地耀!”,所表达的正是一种激昂的艺术运动精神。杭州艺专的一切,和林风眠在北京艺专时相比有较大的进步,林风眠的艺术之梦似乎就要实现了。

时任艺专教务主任的林文铮
国立杭州艺专"艺术运动社"的
杂志《亚波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TOP↑

136

主题

1万

积分

顶级专家

Rank: 5Rank: 5

在线时间
760 小时
威望
10249
注册时间
2007-3-1
积分
11008
好友
30293
帖子
8088
UID
61689
发表于 2007-10-17 21:26 |显示全部楼层
                    艺术与人生
 

林风眠30年代所作的《十年树人,百年树木》一图,流露出对蔡元培的怀念感激之情和对艺术教育时状的一丝感伤
  在谈及林风眠的文章中,都不应该回避杭州艺专“西湖一八艺社”的故事。林风眠在创建“艺术运动社”的同时,艺专内的学习气氛浓烈,各种学生自发的团体组织纷纷建立,“西湖一八艺社”无疑是其中最著名的一个。但它的著名并不是在于创造了多么不朽的作品,而是它的分裂。   1930年春天,“西湖一八艺社”在上海举行了首次的公开展览,在展览的座谈会上,对美联许幸之提倡的“普罗”美术的口号,一部分社员表示了反对,反对的原因是“普罗”美术的提法违背了“为艺术而艺术”的宗旨,而另一部分“普罗”美术的支持者们则略去了“西湖”二字,挟“一八艺社”的遗号,汇 入了鲁迅刚刚在沪上掀起的新一轮不同宗旨的艺术运动。在这群坚信“为人生而艺术”的同志中有陈卓坤、于海、陈铁耕、后来牺牲的姚夏朋和曾为林风眠破格录取并搭救过的张眺,以及当时正在法国勤工俭学、最终弃画从诗的艾青等。
  “西湖一八艺社”的分裂,从表面上看,是“为艺术而艺术”和“为人生而艺术”两种不同的艺术观点的对立。这种对立,从这两种观点在欧洲大陆诞生的那一天就有了,林风眠在北京开“艺术大会”的时候,也发生过碰撞,他还为此专门撰写了《艺术的艺术与社会的艺术》一文力图折衷调和。
  按理来说,提倡"普罗"口号的"一八艺社"所宣扬的宗旨应该与林风眠一贯坚持的“艺术救国”思想更为一致,它们都力图将艺术和现实生活结合起来,甚至可以说得上是殊途同归。可是,对于认为“艺术根本系人类情绪冲动一种向外的表现,完全是为创作而创作,绝不会想到人类的功用问题上来。”的林风眠而言,在他的梦想中,所谓的"艺术救国"是想通过轰轰烈烈的艺术运动唤醒国土上广大人民在文化上的理性和觉悟,"人生需要面包,人生还需要比面包更重要的东西-艺术呢"。这实际上是要求用更高的文化素质标准用于平民。在这个意义上,"为艺术而艺术"是有积极甚至革命的意义的。


林风眠1959所画的黄山速写 我们不难看出和风眠体中山水画的某种联系
  然而当时的情况下,社会革命比起艺术救国来毕竟要来得更为直接和彻底,而所谓的“为人生的艺术”正是一种最终服务于社会革命的艺术观点-并不是把平民的文化素质提高到艺术的标准,而是通过平民能够马上理解熟悉的形式宣传某种功用问题为目的,流弊所至,以至于任何“不能为人民所接受”的艺术形式,都成为颓废的“象牙塔”艺术了。
  如果说“为艺术而艺术”的观念是理想主义的话,那么"为人生的艺术"的观念就是现实主义的。“西湖一八学社”的分裂实质正是现实社会和艺术理想之间的矛盾,双方互为指责:一方粗鄙、无修养、另一方空虚、无聊。尽管“为人生的艺术”以后随着政治环境的变化而取得了暂时的胜利,可今日中国文化艺术的混乱和缺乏理解的现状,总让人心头有着沉重的压迫感。或许,正如苏格拉底所说的:“真正的悲剧是双方都没有做错事。"
  林风眠的梦又破灭了,他所向往的艺术运动在那样的政治环境下不可能有成功的可能性。林风眠终于逐渐开始趋于沉默,他对于“一八学社”抱着既不支持、亦不反对的态度,尽管他也曾为“一八学社”举办的展览题写过文字,也曾数度出于自己宽厚的本性帮助过被捕的学生,但无论在艺术上还是政治上,都对学生们采取一种放任自流的态度--前者体现的是林风眠的“学术自由”精神,后者却多少反映出了林风眠自己在政治及政治与艺术关系问题上的困惑状态。林风眠的性格正在发生着变化,他的兴趣,从过去致力于艺术改造社会的进步转移到专注于艺术的变革上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TOP↑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Archiver|雅昌艺术网 ( 粤B2-20030053 )

GMT++8, 2019-5-22 05:40 , Processed in 0.224365 second(s), Total 15, Slave 11 queries , Memcache On.